引发新的思考 | 毕业时,你在想什么 1

《毕业时,你在想什么》试图透过一系列问题,勾勒出不同个体在毕业这一刻的状态。

聚焦在这一刻,可以看到当前 ta 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在困扰什么、在思考什么。透过这一刻的状态,可以看到当前含括的内容源自何处、过去的经历和当下的状态两者之间的连接。这种连接,既意味着个体的自我认识,一定程度上或许也隐喻着接下来的走向。进一步看这个过程的涉及者,除了个体的参与,社会毫无疑问也参与了进来。后者以各式多元面貌出现——父母、学校、同学、朋友、恋人、移动设备、信息——个体在面对、处理自己时,同时需要面对、处理与社会的关系。多层维度交混中——单个个体在时间前后、空间内外的比较,多个个体间在各个维度上的比较——既可以感受到处理方式和结果的共性,也可以感受到处理方式和结果的差异性。对进行自我认识而言,前述的共性意味着什么,前述的差异性是如何产生的——由哪些因素影响、以怎么样的机制而形成。

到了这里,我明白了我想说什么——ta 们在如何认识自己,我又在如何认识自己,如何才能认识自己。

这是第一个人,也是系列访谈的第 1 篇。B 代表着访问者,D 代表着被访问者 D。

| 慢热,沉稳,本质和意义

B:如果用三个关键词介绍自己,你选哪三个词语?

D:慢热,沉稳,更喜欢思考事情本身更深刻的方面。

B:第三点令我想到了一个词语叫「本质」,事情更深刻的方面就是本质。

D:还有一方面是意义。

B:当你想要向别人介绍你自己时,你会从哪些方面进行?

D:性格和兴趣,这样有可能在和人交流时发现共同点。说性格的话,当你说自己是这样性格时,别人会试图从这个角度理解你。之后你们交往更深时,他又会做出一些他自己的判断。

B:你给的三个关键词可以很清晰地划到这两个方面,慢热和沉稳属于性格,喜欢追寻事情的本质和意义其实就是代表了你的兴趣。两个问题刚好契合起来。那么其他人呢?你觉得认识一个人,认识了哪些方面就算认识了这个人?

D:经历和想法。他有过一些什么经历,或者从他有自我意识到现在这之间大概有一个什么样的历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会有什么想法。这两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并且是慢慢递进的。

| 大学:自我拓展的场所

B:高中时,你觉得大学是什么?

D:高中毕业时,其实我比较期待的是大学里的爱情。那时候有一些意识,(大学是)更丰富的环境,不那么闭塞。

B:除了不闭塞之外,你觉得这个丰富还体现在其他什么方面?

D:人际交往上。可能会认识更多的人、更不一样的人。其他的话,可能就是知识,会看到更多书籍。以前对大学图书馆蛮有兴趣的。

B:现在呢,你觉得大学是什么样子?

D:一个自我拓展的场所。没有像(高中时)那么跟随主流走,(大学里)其实你有更多的选择,环境和人、选择接触的信息,等等。

B:之前有意识这点吗?

D:没有。

B:大学的爱情和你高中想象得有差异吗?

D:高中时,想着会有一个喜欢的人、去做浪漫的事。但我现在不太记得(当时)具体会想些什么,但会去想这些。到了大学,有做,但很少。大概就是大一的时候跟女朋友去放天灯,更多的事情我是想不起来了还是怎么(总之是记不起来了)。

B:你觉得高中和大学的差异点在哪里?

D:高中时想的很简单,可能到了大学里想得更多了一些,对爱情的看法更深了一些,对关系的看法不像高中那么单纯。

B:高中时你觉得大学不那么闭塞,那么现在呢?

D:现在看的话,还是有一些闭塞。

B:差异点在哪里呢?

D:高中毕业之后我对大学没有那么深刻的认识,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想象,(觉得是)换到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个环境。那个时候没有对大学生活有比较多的了解,(这)限制了想象。接触的信息也没有(那么丰富),整个人还是处在很封闭的(状态)。

现在看问题的角度和深度不太一样了,就觉得(大学)还是比较封闭的环境。相比于当初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环境稍微复杂了一些、想法更多了一些。但从我现在来看,包括学校和学院都其实还是有一种体制内的感觉,和高中几乎没有差别。

之前我是个挺不自信的人,这一点我必须承认,包括大一、大二。不知道是什么,我现在相比较之前自信了很多。这部分自信,我想来源于我对自己有了更多了解之后,再去听别人的想法,我自己可能就完全比较洒脱了一点。举个例子,我比较会在意外表的东西,我今天穿了一件衣服看起来会不会很丑,现在就不管了,都还好。另外一方面这种自信是来源于,以前没钱会让我很不自信,现在也还好,对于有钱没钱。可能是基于对未来收入有一定预期,所以好很多。另一部分来自于心里那部分自信,可能是内心的满足感,让我把不自信慢慢给消磨掉了。

| 对人生的想法都是从恋爱经历中获得的

B:关于自我认识,你有什么想说的?

D:我感觉我这样的一个想法,也还(来得)蛮迟的。我想这些问题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也可能是没有总结、也可能是没有意识到。

B: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开始思考这些?

D:可能是去年和女朋友分手后,我反思这段关系时开始思考的。大概是去年八、九月份。我的好多对人生的想法都是从恋爱经历中获得的,每次失败的恋爱之后开始去想这些东西。之前真的没有去想这些。那个时候去反思为什么会(分手),那个时候我意识到更多是自己的问题,这段恋情的失败更多是自己的问题。我就开始想过程、(彼此的)关系,(逐渐)想的更多,就慢慢到这样。

B:你的行为动力是什么呢?从长时间的跨度来看,跨时间、跨情境。

D:改变自己的状态吧。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去走。这个方向对未来的一个期待吧,不管是情感也好、生活也好、什么也好,就是这样。这当中更多是期望情感得到满足。这种满足,无论是爱情、亲情、友情,都想得到更多满足。

B:满足对应的是匮乏,你现在对这些更多是觉得匮乏吗?

D:有一些匮乏吧。

| 有了更多的自我认识,有了自己的标准

B:你觉得不自信时的你和自信时的你有本质差异吗?

D:有,肯定是有的。差异的话,是生活状态上的差异。不自信的时候,我做很多事情会先考虑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是什么,其实这样会限制到自己。举很简单的例子,别人的看法更多压制了自己的想法,更多地去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有时候说的一些话,事后自己感觉不对,于是就会想别人会怎么看。(自己)就像陷入这样一种困境。

B:也就是说,随着从不自信向自信这个状态的过渡,你会越来越多听自己的声音。

D:对。

B:你觉得差异主要在这里?

D:是。

B:你觉得自己的物理状态在前后有本质差异吗,譬如说外貌、着装这些?

D:好像没有本质的差异。改变有很多,但本质性的差异没有。

B:之前你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吗?

D:之前没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很模糊,不会有很具体的判断标准。

B:这个判断是怎么清晰起来呢?

D:我觉得也是有了更多的自我认识,有了自己的标准。我现在也看不太到清晰的形成路径。

B:你之前想过这个问题吗?

D:没有。

B:你的自我认识是怎么多起来呢,除了恋爱?

D:我觉得还有一种我说不出来的东西,类似于那种无意识的,好像是一种无形的东西让我对这方面感兴趣。比如说,看书时我无意识就会去看这方面的内容。

B:这样的转变和探索,和你读大学有关系吗?

D:我觉得是有一定的关系,受环境的影响。如果我不读大学的话,在这个年龄阶段我是否会想这个问题,我保持怀疑。如果去到另外一种环境,如果高中结束我去打工,我很有可能不会想这个问题,至少有很大的可能。因为接触的人不一样、环境不一样。如果高中上完就去打工去了,在这个社会上就又往下掉了一个层级。我在参考和我不同经历的人,他们完全没有这种意识。

B:你接触到的什么人、什么环境促使你开始思考这些?

D:我觉得是一个综合性的,可能是自己无意识的东西是一个引发点,外界的环境给了这样一个土壤,他们相互作用。

| 以选择的话,可能不太想要

B:你对于虚拟世界是怎么样的态度?

D:这种环境,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孤独、变得很空虚。看似我们与外界的交流很多,但其实通过互联网这种方式探寻不到最本质的方式。

B:你觉得最本质的方式是什么?

D:就比如我们俩如果通过手机,而不是面对面的话,交谈达不到这样的深度。

B:你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D:我觉得现在不太好讲,因为自己也活了 22 年。

B:我们这样的交谈对你的意义在哪里?

D:引发更多的思考。

B:也就是说虚拟世界在引发更多思考上会有更大局限?

D:嗯,我觉得是。

B:什么样的东西可以引发你的思考?

D:触及人生存、生活的本质的一些东西都会引发我的思考。

B:也就是说,你觉得这些内容在互联网上接触不到,或者说接触的质量不够好?

D:对。

B:那十三邀呢,你觉得这些属于互联网的内容吗?

D:当然属于。

B:你觉得这些东西可以引发你的思考?

D:有的。

B:你是觉得这样的东西不够多吗,所以没有办法引发足够的思考?

D:(沉默)

B:它在你的生活中占的比重多大呢?

D:很大吧。

B:是什么样的东西支撑它占了很大的比重?

D:其实它以它的方式渗透到了生活的很多方面,就比如说出门干什么都需要涉及到互联网,交流、付款。

B:我感觉到,你比较被动地被它影响到?

D:也不是被动,是主被动相互影响。因为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你没有办法拒绝;同时选择这样一个方式,它可以带来便利。

B:所以即将你觉得它是没有效率的,但因为这些被动种种原因,所以它还是占了你很大的比重。

D:看起来矛盾,但其实它就是这样一种真实的状态。

B:你觉得这种状态合理吗?

D: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可能不太想要这样的方式。

B:你想要什么样的方式?

D:如果你这么问的话,我就会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互联网会怎么样。当然它可能会少一些乐趣,但是…

| 他们可能觉得这是没有意义的

B:隐私上你会怎么考虑?

D:有时候会担心这样的问题,每次要填一些身份信息时,我就会比较警惕和小心。但是你又不得不去填的时候,就会比较纠结。

B:你之前会系统地考虑这些吗?

D:没有。

B:你觉得现在的聊天信息是被其他人、其他公司知道吗?

D:我觉得是吧。因为它们,微信肯定有一个大数据平台存在。当然可能不会是重点关注的对象,但还是会被看到。

B:你介意吗?

D:当然介意。

B:你采取了什么措施?

D:没有措施。

B:也就是说你对它的介意还没到需要做出措施的程度?

D:就拿微信来讲的话,如果我介意的话,就其实这要很多人或者亲人之间达成一个共同的共识之后,这个才能建立起来。如果只是我介意,如果我选择一个更加保密性的 app,这就没什么意义了呀。

B:你觉得这个改变怎么会发生?

D:这个,很难。

B:所以,虽然你介意,起码目前是维持现状,没有任何行动?

D:对。

B:理想主义来说的话,你觉得你有可能改变这个现状吗?

D: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从我自己来看的话,我周围的一些朋友,即使玩得好的话,他们对(隐私)没有意识,也没有过多地去思考这个问题。所以说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障碍。

B:你尝试过和他们沟通、交流这个 topic 吗?

D:有一点,但他们可能觉得这是没有意义的吧。

B:你觉得这是有意义的吗?

D:我觉得当然有意义了,但是…

B:你觉得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是多少呢?如果评一个分的话,1 分代表不重要,7 分代表很重要,你会给多少分呢?

D:大概是,5 分吧。

B:你在其他问题上会遇到类似的状况吗?

D:好像没有吧,也可能是我没想到。

| 我自动会屏蔽一些东西

B: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一些很显著的结果,信息过剩。你怎么看待这个呢?

D:信息过剩…

B:你之前留意过吗?

D:没有。

B:你觉得它对你的生活有影响吗?

D:有吧。突然一下很多东西涌到你面前,这些信息都是零碎的,但是你又不知道该选择哪个才是有意义的。这个大概是一个困扰吧。

B:你生活中有会选择订阅服务吗?

D:订阅服务?类似于微信公众号?

B:购买信息筛选服务。

D:没有用过。

B:你觉得它们对于你这个困扰会有帮助吗?

D:其实有吧。

B:那对于这个困扰,你的应对方式是什么呢?

D:其实我感觉有时候我自动会屏蔽一些东西。

B:你觉得今后还可以做些什么从而来更加高效地应对这个困扰?

D:我也不知道。

B:你觉得信息过剩给你带来的困扰,它的重要程度有多少?1 分代表不重要,7 分代表很重要,你觉得它的重要程度是几分?

D:3 分吧。

| 什么阻碍了我去想这些问题

D:我感觉自己,对你刚才提的一些问题,没有更深地去考虑。我觉得应该需要去考虑。我在想是什么阻碍了我去想这些问题。可能是我更多关注现在生活表面上的状态,目前还不是很稳定的状态抑制了我这方面的思考。但是另一种可能就是我对于很多事情的理解还是不够,思考得不是那么深、没有那么全面。

B:你觉得这些对于生存有没有意义?

D:有,反过来讲这就是生存的意义。不可能说只是为了生活,而不去…

B:我觉得在这里又是很矛盾,一方面没有去想它的原因是还没有一个稳定的状态,但另一方面它好像就是这个不稳定本身。你觉得这种落差,这种矛盾出在哪里?

D:我不知道。我现在突然想到,觉得好匮乏。第一个就是,语言上的匮乏、思想上的匮乏。然后,有一种渴望,就想去充实它。我又不知道这种方式是什么,充实它的方式是什么。我想了一下,就是看书能解决这种匮乏吗?我在想。或者是说,我本身的理解能力不够,还是?有点混沌的状态。或者是说,我接触到的信息太少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