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是可变的 | 毕业时,你在想什么 2

《毕业时,你在想什么》试图透过一系列问题,勾勒出不同个体在毕业这一刻的状态。

聚焦在这一刻,可以看到当前 ta 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在困扰什么、在思考什么。透过这一刻的状态,可以看到当前含括的内容源自何处、过去的经历和当下的状态两者之间的连接。这种连接,既意味着个体的自我认识,一定程度上或许也隐喻着接下来的走向。进一步看这个过程的涉及者,除了个体的参与,社会毫无疑问也参与了进来。后者以各式多元面貌出现——父母、学校、同学、朋友、恋人、移动设备、信息——个体在面对、处理自己时,同时需要面对、处理与社会的关系。多层维度交混中——单个个体在时间前后、空间内外的比较,多个个体间在各个维度上的比较——既可以感受到处理方式和结果的共性,也可以感受到处理方式和结果的差异性。对进行自我认识而言,前述的共性意味着什么,前述的差异性是如何产生的——由哪些因素影响、以怎么样的机制而形成。

到了这里,我明白了我想说什么——ta 们在如何认识自己,我又在如何认识自己,如何才能认识自己。

这是第二个人,也是系列访谈的第 2 篇。B 代表着访问者,L 代表着被访问者 L。

自恋会更好

B:如果让你用三个关键词来介绍自己,你会用哪三个词语?

L:形容词、名词都可以吗?

B:都可以。

L:亲和力,乐于助人,耐心。

B:你觉得自恋和自卑,如果非要用极端来看,二选一的话,你觉得哪一个比较合适?

L:对我而言的话,自恋会更好。

B:对这个世界呢?

L:我也觉得自恋会更好。

B:认识一个人,你觉得认识到了哪些方面就算认识了这个人?

L:有一起参加过两次以上的活动;一周之内的沟通不少于两次,包含线上和线下;双方都了解彼此的基本信息,年龄、工作状况,并且在此基础上再了解更深入一些,像平时工作做什么、会遇到什么问题;如果(我们关系)更深一点,朋友圈里(需要)有共同的人。

B:我发现你的方式是用衡量指标、看具体的行为。

L:我觉得「通过行为去了解性格」比「说自己是什么性格」更好。

接触到很多蛮喜欢但之前没有接触到的东西

B:高中时,你觉得大学是什么样子?

L:高一、高二几乎没怎么想,当时也没有压力。主要是高三吧,当时其实也不太了解(大学的具体情况)。虽然家附近会有一些学校,但是更多对大学的印象还是来自于社交媒体、传统媒体以及老师的一些叙述。(当时我)觉得大学会是比较自由、没有那么注重学习成绩而更加注重实践能力。

B:可以更详细地描述下自由吗?

L:我小学、初中和高中,特别是小学和初中,学校就在小区里,家里就管的特别严。我觉得自由是没有父母的约束、老师的约束更松、可以接收到更多的观点、更多去做想做和感兴趣的事情。

B:接收到更多新的观点对你而言比较重要吗?为什么呢?

L:因为地域差异吧。就像我们来自不同城市,对事情的看法肯定是不一样的。兴趣爱好也存在差异,(通过彼此)可以接触到很多自己蛮喜欢但之前没有接触到的东西。

B:现在回头看,想象中和实际上的大学有差异吗?

L:有,学校还是挺看重成绩。

B:自由呢?

L:自由的话,学校限制也还蛮多的。某种程度上,和高中差不多。

B:那有接触到新的观点和事情吗?

L:以前听歌,听国内的音乐比较多。认识了一个室友以后,我会接触到不同风格的音乐,发现其实也很不错。认识了一些不同的人,ta 们的为人处事、感兴趣的东西,对我有挺大的影响。

B:最后是如何解决呢?

L:最开始一个人去做这些事情,学会拒绝,告诉 ta 我可能现在不想去、或者有其他事情。

B:拒绝影响到了你们的关系吗?

L:我觉得并没有。其实不一定要我在现场,线上或其他方式也可以解决。

B:在其他方面,有类似的新发现吗?

L:有一些和自己原来三观不太一样的事情,但更多的是大同小异。

B:不太一样的事情是什么呢?

L:一个是大家为人处事的方法不一样,一个是大家对关系的处理不一样,再者大家想要去了解的事情不一样,还有就是看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不一样。

B:你怎么看这种不一样?

L:不一样很正常,只要这种不一样能说服我、让我觉得有道理的话,就 OK 啊。

B:如果没道理呢?

L:没道理的话,分情况吧。一起做的话,我觉得没道理会和对方说;对方自己做的话,我讲完,ta 还是要做的话,那就去做吧,因为又不是我做。

B:你的态度一直都是这样吗?

L:都差不多吧。以前出现不一样,我就默默地听;到后面的话,我会说一说自己的看法。

宁愿加班到死也不想放假

B:在关系里,你越来越多地作出反馈。你怎么看待反馈呢?

L:反馈更多在朋友和家庭关系中。两个人的关系更稳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时,反馈就慢慢出现了。对于朋友而言,反馈可以起到沟通的作用,避免产生矛盾。对家里的反馈更多是单向的,更多是让他们放心吧。

B:点头之交你会给反馈吗?

L:如果你委托我办事的话,我可能会;如果是平时的话,就可能不会。

B:工作中呢?

L:工作中,同事的话,我帮你问什么东西后会给一个反馈;领导的话,什么事做完了会给一个反馈。整个做的过程中,如果遇到什么问题、或是很重要的话,我也会给反馈。会选一些节点来进行。

B:这是你一直都有的意识还是在工作中发展出来的?

L:应该算是发展出来的吧。早期是小白时,自己也不太懂,更多是别人说你要及时给我一个反馈或者说到什么节点给我一个反馈,后面慢慢自己就形成了这种意识。

B:大学里,你有哪些印象最深的点?

L:一个是恋爱经历,当时比较冲动,我们俩在一起了,但过了十天就分手了。那个男生是初恋,我会觉得自己好像玩弄了人家的感情,可能对他以后造成不好的影响。再一个是去北大的暑期学校,对我的想法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再就是去北京的实习,我对工作、生活、人际关系有了一个改观。

B:是什么样的改观呢?

L:工作的话,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找、那么累;生活的话,哇,活下去好累;人际关系的话,遇到的问题会比在学校更多,因为利益纠纷会更多。

B:北京一直是蛮受非议的,一方面是会高评价,另一方面又会是很低的评价。你怎么看呢?

L:我会比较高评价吧。房价高、人多,反而会给我一种内驱力,努力的内驱力。因为人多,要想在这个城市做出属于自己的东西,你需要更努力。而且人多有紧凑感吧。我个人比较喜欢快节奏的生活,宁愿加班到死也不想放假。偶尔放一两天假可以,常常待家里会让我心情低沉。另外,在北京遇到的人会让你了解到不同的观点、领域和事情,以及你可以去做更多帮助别人的事情。

B:你现在怎么理解工作呢?

L:我蛮赞同「天生我材必有用」。需要不断去尝试、去发现自己适合做什么。我觉得工作还是要做自己感兴趣和能够做的事情。

B:选择一份工作,你会考虑考虑哪些因素?各自的权重如何?

L:最重要的是「我能做」、其次是兴趣,接下来是公司或行业、工作地点、薪资。

一种懈怠

B:你怎么看待虚拟世界?

L:它能够给我们带来很多便利,出行、吃喝玩乐、了解信息、人际交往。

B:你觉得互联网如何改变了信息?

L:它让信息的获取更便捷。这个信息包括很多方面,听到最新发的专辑、接触和自己有相同观点的人。

B:这种变化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L:让我们了解到了多方面的消息。我觉得消息太多,偶尔会产生一种懈怠。

B:「了解到更多信息」和「没有了解到更多信息」之间有本质差异吗?

L:生活中会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这个生活包括很多方面,干的事情、想干的事情、遇到事情怎么处理。

B:产生的懈怠意味着什么?

L:很多想了解的事情、精力有限、信息量巨大,且(精力)会随着情绪有所变化。我觉得(这)更多是一个情绪控制、给自己制定目标的问题。

B:你会选择接收什么样的信息?或者说如何考虑这个问题?

L:先接收很多方面的信息,随后进行筛减。

B:怎么筛减呢?

L:看了相关信息、目前主推的信息后,根据内容的观点、内容和我自身利益的联系,从而作出选择。

B:标准是你的自身利益?

L:对。

B:你觉得核心利益是什么?

L:让我进步,包括很多方面,思考、行动、金钱。

B:你如何应对这种的懈怠?

L:调整心情。当心情处于比较低落的时候,懈怠会比较严重;但当心情或者心态比较积极时,这种懈怠出现就比较少。

B:我突然意识到这种懈怠和情绪是相关的。

L:我觉得当我情绪低落时,什么事情也不想做、只想自己呆着、不想接受新的信息。可能也是一种自我防御吧,那一刻觉得新的信息会迫使自己进行改变。

B:你觉得虚拟世界如何改变了人际关系呢?

L:认识更多的人,通过更短的时间认识到更多的人;通过这个东西,去维持一段关系。

B:这种方式有什么不一样吗?

L:我现在会觉得这个方式,更多地,给我带来的好影响不多。或者单纯只通过线上认识的朋友,关系维系的时间比较短。

B: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L:可能是大家还是太浮躁了吧。我们草草地认识了、又草草地聊天,本来大家对于这段关系也没有那么在意,最后就草草地结束了。我觉得线下对于人际交往是很重要的。

大家都是这样做的所以你就应该这样做

B:说到性的话,你会想到什么?

L:男的女的,更多的是性生活。

B:你怎么看待性生活?

L:简单来说,性生活和谐很重要。

B:什么算和谐?

L:双方对这一次性生活都很满意。

B:如果一个人随身携带着安全套,你是什么感受?

L:很久前和朋友聊过这个,当时我得知了喜欢的男生随身携带着安全套。当时的话,我可能会有点惊愕;冷静下来想想,我认为这个男生是比较有责任的。我认为随身携带安全套利大于弊。

B:怎么理解刚刚提到的责任呢?

L:对两个人的负责,预防性病、防止意外怀孕。

B:当时为什么会错愕呢?

L:可能还是对身边男生不理解吧。后来发现,身边男生出门有女生时,也会带上安全套。

B:你怎么看性取向?

L:不管什么性取向都是我可以接受的。

B:这个接受是指?

L:我觉得 ta 这样做是 OK 的,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B:你觉得在国内的话,性少数群体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L:得看对于同龄人还是长辈。如果是长辈的话,更多是不接受的;对于同龄人而言,接受的人会更多。

B:你觉得长辈不接受大概是什么样的状况?

L:由于他们所接受的教育和经历、他们从小到大所处的环境、身边发生的事情、以及他们的上一辈的观点。

B:他们在其他问题上会有类似的态度形成过程吗?

L:会,这个也就是一种刻板印象。男生应该干什么、女生应该干什么,你不这样做就是错的,大家都是这样做的所以你就应该这样做。

性别是一个可变的

B:你怎么看待性别?

L:我之前有读到新闻说,一部分人生下来就是双性、同时有两种性器官,医生和父母就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去掉一种。我觉得性别有生理性别也有心理性别,当然生理性别也是可以改变的。性别是一个可变的。

B:可变具体指的是生理还是心理呢?

L:都是,都是可变的。

B:国内的话,这方面影响力比较大的就是金星了。你怎么看待金星呢?

L:我对她没有关于性别上的看法,我对她的看法更多是观点上的。如果不是媒体说的话,我可能并不知道她是一个变性人。

B:你怎么看无性别卫生间?

L: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会觉得有点尴尬吧。这是一种有点让我觉得侵略到我的隐私的感觉。「生理性别是女,心理性别是男」,你进男厕所 OK,因为不会影响到别人。但是无性别卫生间,有点像大澡堂,有点尴尬、侵犯到隐私。

B:它们是隔间。

L:还是觉得有点尴尬,是我目前不能接受的。

B:哪些点让你觉得尴尬呢?

L:上完厕所出来,看到一个男生会让我觉得尴尬。(这)更多是个人原因吧。我觉得这个距离已经超过了社交距离,超过了公众场合陌生人的距离。

B:女性卫生间也会有其他人在,同样的距离会让你觉得不舒服吗?

L:这个还好。主要是我给自己的性别下了一个定义吧,会让我觉得性别厕所会让人觉得有些尴尬。

B:也就是说你觉得不同性别之间是有显著差异的?

L:在某些方面。

B:哪些方面呢?

L:就像,器官。主要就是在器官这个上面。

B:因为不同的生理器官,所以当你们出现在同一个卫生间(即使有着隔间),依然会让你不舒服?

L:对。

B:你怎么看父母和医生为生下来有这两种性别器官的人做选择?

L:新闻说现在这部分人会提出抗议,应该等长大了自己来决定。我同意这种,让他们自己去选择,这会出现更少的悲剧。因为医生去选择,可能是基于哪种更简单,但很有可能出现与心理认同不符的情况。自己去选可以少掉很多困扰。

B:你对于性别是什么态度呢?

L:它对我会有一定的影响,又似乎,它的重要性没有那么大。

B:它现在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L: 我还是会有一些刻板印象,有些事情还是女生去做的。

B:你怎么处理这种刻板印象呢?

L:一部分是看自己能不能接受了,不能接受的话就拒绝去做。

B:提到性别,尤其在我们国家,另外一个东西不能忽视——男权。你怎么看待男权呢?

L:有一定的道理吧,但又不那么有道理。

B:哪一部分有道理,哪一部分没道理?

L:有道理其实他就是说男性群里有自己的权利啦,过分的是他只强调了男性的权利。

B:你觉得什么是男权主义呢?

L:我觉得是强调男生去承担主要的责任,比如在工作这方面。

B:你觉得男权主义对你有什么影响呢?

L:我觉得还好,对我的影响不是那么大。

B:不是那么大,具体是什么含义呢?

L:是可以忽略的。

B:那你觉得从社会层面上男权主义的伤害性是什么?

L:造成了很多职业歧视。

B:还有其他吗?

L:其他的,没有了。

B:女权主义呢,你觉得女权主义是什么?

L:强调女性也有自己的权利、选择的权利。我觉得更多的是强调女性和男性有一样的权利。

B:你对女权主义是什么态度?

L:对他一些基本观点赞同,其他的就不太在意。

B:基本观点指的是?

L:女性和男性有一样的权利。

B:其他的指的是?

L:偏激的观点,骂人家直男癌各种。

B:你觉得指责直男癌的这种行为的问题在哪儿?

L:我觉得这个是由于大家思维方式不一样。

B:那你觉得归类直男癌有一定道理吗?

L:不那么有道理,有一点道理但更多没道理。有道理的部分是(这一说法归纳出了)群体思维方式(的相似性);没道理是因为直男癌是对行为结果的阐释,而其实产生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有两种,一种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做,还有一种是可以选择这样做,我觉得这两种态度(和背后的意味)是不太一样的,就不能(用直男癌这种简单的说法对复杂的现象和状况)一概而论。

B:你觉得女权主义对你有伤害吗?

L:没有伤害。

B:你觉得男权主义对你有益处吗?

L:就目前而言,没有伤害也没有益处。

B:你觉得女权主义对你有益处吗?

L:对我而言益处不大,对我的影响不大,但对于群体的影响还是有的。

B:你觉得对你的影响有哪些呢?

L:社会环境这个方面。

更加发现自己的内心

B:这几年会有很多性少数群体为自己发声,也有很多人回击说「你可以是同性恋但你不要出来讲话」。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L:就我说话关你屁事啊。

B:你觉得性少数群体的发声有什么社会意义吗?

L:对他们的群体是有益的,有人发声可以起到带头作用。

B:对于社会发展呢?

L:有人不敢尝试新鲜事物,总要有人证明「我试过这个东西,这个东西不是有害的」。有一个观点之后,才会有更多人去尝试、去了解。

B:我想起了最开始你开始时谈及的朋友使你发现到了喜欢但之前未曾接触的东西,朋友、少数群体的发声好像都可以帮助大家更加发现自己的内心。你觉得「发现自己的内心」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吗?

L:是,帮助你更好看到你想要什么。

环境会比基因对人的影响更大

B:你对性少数群体的态度一直如此吗,还是有着怎样的演变历程?

L:应该是受朋友影响。小学、初中身边可能没有这样的案例,但是高中时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是性少数群体。这对我影响还挺大的。我高中有几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ta 们都是性少数群体,ta 们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人也都很 nice,跟他们的接触让我形成了这样的观点。

B:换一个角度来看,你对于出柜的人是什么感受?

L:出柜很需要勇气,因为可能身边会有很多人不理解你,你需要承受很大压力。但是怎么说呢,这也是一个大趋势所在吧。

B:你对于出柜的人会是什么态度呢,一个人出柜了会影响你对他的看法吗?

L:我第一反应也是惊讶吧,后面会变得很感兴趣,会问你的对象是谁呀这种。

B:为什么会惊讶呢?

L:这惊讶分为我在平时生活中有觉察到和没有觉察到。没有觉察到时,ta 看上去像一个异性恋,我就觉得伪装的很好呀。

B:你觉得同性恋和异性恋有差异吗?

L:有一些部分有差异,亲密的方式,具体指的是性行为;性格也会不太一样,更敢于冒险。我身边很多人都是,ta 们更敢于尝试普通人不太了解、不太敢尝试的事情。

B:你觉得这种差异是他们本身所具有的差异还是性少数群体这一社会身份带给他们的差异?

L:社会身份带给他们的差异。(出柜)这个事情会遭到一些人的反对,ta 们已经在做一个有风险和挑战性的事物,所以接受其他(有风险和挑战性的)事物也 OK 啊。

B:关于性这个大话题,你还有什么想讲的吗?

L:我一直觉得是环境会比基因对人的影响更大,在性的这方面。

B:我觉得性别观念也好、性取向也好,蛮大程度上是一个社会身份带来的。而且这个社会身份不是个人做出的一个选择,而是(主流社会)整个压给你的。比如说,根据你的生理性别,强行给你划定心理性别,之后强行分配爱情和爱情中的角色。What the fuck! 其实大家会以为说 ta 做的是 ta 想要的,或者说蛮多人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没有考虑自己的选择是自己想要的还是社会要 ta 做的。

L:我个人是可以接受 SM 的,因为我对这个还挺感兴趣的。但我能接受和理解这个事情的存在。

B:我也能,但他们受着更严重的歧视。所以我觉得说,性少数群体不仅是在为他们发声,也是在为所有的少数群体发声。我觉得所谓的文明就是大家可以去尊重每一种可能性,只要是在社会底线之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