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在职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吗?| 生活思考

「那你是性少数群体吗?」HR 笑着问我。

我顿时有些错愕,为她的直接而错愕,为自己是否要继续坦诚而错愕。错愕之下,我笑着,几乎是下意识地做出了回答。

「是。」

「哈哈,我们很欢迎。我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很欢迎性少数群体、很欢迎不一样的人,促进团队的多样性。」

「嘿嘿。」

以上的一幕发生在我最近一次的求职面试中。在聊完之前在同志公益组织的一段志愿者经历后,在阐释了自己为什么要为性少数群体发声后,HR 问了我上面的问题。

我会告诉其他同事自己喜欢川菜吗?我会。我会告诉其他人自己喜欢 Harry Potter 吗?我会。我会告诉其他同事自己喜欢 Apple 吗?我会。我会告诉其他同事自己不喜欢 WeChat 吗?我会。我会在职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吗?我会。

这个问题,涉及到了两种文化背景。或者说,回答(处理)这个问题,面临着两种文化背景的冲突。一种是延续的中国文化,严守性别刻板观念;一种是科学观念,尊重人的价值。在后者的支持下,性少数群体相信自己存在的合理性和价值感,但当与前者的文化环境相交时,又会面临现实的不解、歧视与随之而来的困扰、不安和潜在的利益受损。这个时候,该如何处理?转换一下,便是「你会在职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吗?」。

我相信科学,我认同自己的性取向,所以我认同「歧视性少数群体没有科学依据」,这种态度和行为是不应该的。那么面对对于性少数群体的不解、歧视时,我要怎么办?我自己有这样的一段经历:大一时班里有位女生在课堂上表达了对同志群体的厌恶,之后某次聚会我和她刚好坐在一起。当时我在班里是出柜的状态,于是我便和她聊起了同性恋。在厌恶之外,她同样有着深深的好奇,她不理解男生怎么喜欢男生、男生喜欢另一个男生是什么感觉,她也不清楚男生和男生怎么谈恋爱。喝着啤酒,我和她回忆起了自己高中时喜欢另一个男生时的小心思、对方拒绝我时自己的苦闷和难过,以及搭讪前男友的经过、和前男友相互表白的激动时刻。讲着讲着,她说了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和男女之间也没啥不一样呀。从那儿开始,我逐渐意识到歧视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歧视者(对于被歧视者的)不熟悉和不理解。看见、沟通,随着了解的增进,歧视也会相应减少。所以,我选择保持坦诚,让大家看到我,让大家看到性少数群体。

更重要的是,我选择出柜,因为我接纳自己的性取向、我认同自己的性取向,我为此而骄傲。我努力坦诚面对自己,我努力坦诚对待他人。《得意忘形》第 25 期,学霸猫说,「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我们总是喜欢在别人面前能够做自己的那个人。但是我们跟别人在一起时,我们会不自觉又进入到「我是一个工具」的感觉上面去。我们总是想说,我现在应该怎么表现,工作时尤其是这种感觉。…在这样一些情况下,人越来越难把自己当作一个人。…你真地把自己当作一个人,或者说你很认可或者很允许自己的这种完善度的时候,你的很多思想和行为仿佛有一种内心深处的穿透力。…你敢于每时每刻都很真,你的反应都是真的。」张潇雨接着说,「当你很真、特别真诚的时候,偶尔你会受到一些误解,没关系,但你心里是非常畅快的。而且慢慢随着时间的推进,大家会是能知道你是一个真的人。ta 会被感染到。」1

目前这份是我的正式工作。在之前的两份实习中,我同样是出柜的状态。前 leader 在 get 到我的审美偏好后,说要帮我介绍男朋友。

这是我在知乎上对「你会在职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吗?」的回答

  1. 从第 48 分 25 秒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