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怀念四年前的自己 | 生活观察

关了灯,我又爬回到被窝里。拿起特意留在床上的 iPhone,打开 iMessage 对一位朋友说:「失眠的晚上,想起了你」。

现在是 1:20AM,想睡却没睡着。入睡对我从来不是难事,很长时间以来都处于匆忙和疲惫的状态中,以至于躺下就可以睡着。现在却总有挥之不去的事,一闭上眼睛(ta 们)就迅速冒出来,轰鸣轰鸣响个不停。

昨天晚上发了几条消息给一个朋友,今早消息的状态是 delivered,现在则是 read。他没回复我,我大概隐隐有这种感觉。上一次聊天,他说你可否给我一张用作 contact 头像的照片。我也是兴起,发了几张照片给他。这几张照片里,我都穿着黑色连帽卫衣,站在三里屯的街边、站在小区楼下的路灯旁。他说,「有点吓人」。他说,他很少穿黑色衣服。

另一位朋友生日,晚上出门吃了火锅。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在重庆生活过的一个方法是,他吃火锅时的蘸料是不是香油和蒜泥。这是重庆火锅的默认选项,一坐下来,服务员会端上新鲜的蒜泥和定制的香油。2013 年,第一次被当地同学带着去吃火锅。虽然十分讶异,但在强烈地「体验本地文化」的驱动下,我仔细地把捞上来的菜再在蘸料中过一遍。到了现在,我已经非蒜泥和香油不可了。我有些怀念四年多前和同学的那个晚上,当时对一切都是那么好奇、当时对一切都那么开放,当时是那么放松、当时是那么充满希望。我有些怀念四年前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