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想坚持自己、只想坚持自己 | 毕业时,你在想什么 3

《毕业时,你在想什么》试图透过一系列问题,勾勒出不同个体在毕业这一刻的状态。

聚焦在这一刻,可以看到当前 ta 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在困扰什么、在思考什么。透过这一刻的状态,可以看到当前含括的内容源自何处、过去的经历和当下的状态两者之间的连接。这种连接,既意味着个体的自我认识,一定程度上或许也隐喻着接下来的走向。进一步看这个过程的涉及者,除了个体的参与,社会毫无疑问也参与了进来。后者以各式多元面貌出现——父母、学校、同学、朋友、恋人、移动设备、信息——个体在面对、处理自己时,同时需要面对、处理与社会的关系。多层维度交混中——单个个体在时间前后、空间内外的比较,多个个体间在各个维度上的比较——既可以感受到处理方式和结果的共性,也可以感受到处理方式和结果的差异性。对进行自我认识而言,前述的共性意味着什么,前述的差异性是如何产生的——由哪些因素影响、以怎么样的机制而形成。

到了这里,我明白了我想说什么——ta 们在如何认识自己,我又在如何认识自己,如何才能认识自己。

这是第三个人,也是系列访谈的第 3 篇。B 代表着访问者,S 代表着被访问者 S。

我只是不想那么热情以及亲切

B:如果说用三个关键词介绍自己,你会用哪三个关键词?

S:我真是觉得我现在变化太大了。如果过去用三个关键词,我觉得很轻易就想出来了,然后现在(很难想出来)。现在想不出来的话,可以用一个关键词来形容——那就是「模糊」。现在我是处于一个比较模糊的状态。因为发现自己跟过去是(有)很多不一样的,是一点一点地意识到,又没有办法一下子整个改过来,(所以)整个人就呈现比较模糊的状态。

B:另一个词呢?

S:懒惰。肯定不是生活上的懒惰,生活上我还是很勤劳的。也不是思想上的懒惰,是行为表现上的懒惰。很多东西我想去做,但没有办法表现在执行力上,(所以是)执行力上的懒惰。

B:第三个词呢?

S:积极吧。我还蛮喜欢最后用一个正面词来形容自己。我是思想积极的人,我很少消极。也有思想消极的时候,但那都是很短暂的状态。大部分时候,(我)想很多事情会往积极的方向去想。内心进行自我挣扎时,我会督促自己往好的那方面去纠正、去做,不往负面的那个方向去想。

B:在向别人介绍自己时,你觉得介绍了哪些方面就算做介绍了自己?

S:给别人?这个别人是指陌生人吗?

B:对,一个对你不了解的人。

S:不,我觉得怎么都不能说明白。我大部分时候都会有这种感受。新见一个人,如果接触不久,ta 就没办法了解我。我会这样(觉得)。我没有办法通过语言介绍自己,我也不赞同别人介绍我时所用的语言,因为这些东西都很片面。

可能是因为从小到大出现的一个情况:很多人在见第一面时,都觉得我很难接触——这是后面慢慢关系融洽后,很多人告诉我的一个点——但接触后就会发现完全不是这样。所以我觉得,我是不是第一面给人的印象就是——我曾经是用很差来告诉自己的。

而且,我觉得我现在在慢慢迷失自己。(这)是有很多方面的原因。比如说进入大学以后,会有一些面试。舍友 A 对我说,第一印象很重要。第一印象确实重要,但过去经验是「我第一印象是让对方觉得没有办法和我相处」。后面,我会刻意给人友好的态度,但这真的很虚伪。第一面很难、也不想和 ta 亲近,(我)大部分时间是慢热的。除非看到特别喜爱的人、性格——我会一下扑上去,直言不讳表达我的喜爱——其他人我就是要很慢、就是没有办法表现出友好的态度。我不是不友好,我只是不想那么热情以及亲切。我在刻意地改变这一现状,但是我又想改回来。

B:你觉得「刻意对每一个人表现出友好」是必要的吗?

S:不必要。我现在觉得一点都不必要了。我现在就想舒适地做我自己。

B:之前你是怎么觉得说(自己需要)刻意表现出对每一个人的友好?

S:男朋友和另一个朋友觉得我说话咄咄逼人,那是一个契机。我想是不是(因为第一面自己)给了人这种感觉,以至于在后面的行为表现上,ta 们——类似于刻板印象的存在——就觉得你就是这样的人。

我现在觉得我的这种改变特别愚蠢。那个时候我要改变时,朋友是劝了我的。ta 说喜欢你的人、在意你的人,会感觉到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那些误解你的人可能一开始就没有想要去了解你。我那个时候听不进去。

所以「用什么来给别人介绍我自己」,过去的经验告诉我——没有办法介绍,只能是长久的接触。

过去长久跟人相处后,我会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挺 nice 的人,但现在我意识不到。因为我把所有精力放在了刻意的表现上。我现在抗拒和新的人接触,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在相处中表现真实以及让我觉得是可爱的那个我。所以我现在到处都在退缩。

B:朋友反馈说「你在很多时候是咄咄逼人的」,那是在什么样的场景下你说了什么让 ta 们觉得你是咄咄逼人的?

S:跟人争论一件事情,我不退让的情况下、我坚持我自己的情况下。一次课上,我和一个同学发生了争执,他们觉得我是咄咄逼人的。

B:你觉得自己是咄咄逼人吗?

S:我不觉得,我肯定不觉得。我事后也不觉得我当时是在咄咄逼人,我只是在表达我的观点。

B:当时的其他人觉得你咄咄逼人吗?

S:不知道啊,人家也并不好意思跟你说。

B:你并没有得到更多的反馈?

S:有啊,我舍友也会这样觉得。我会问我的舍友,ta 会表现出那种态度——不直接说,但会给出一种「你这样是不OK的」的感觉。

B:你自己不觉得咄咄逼人,但 ta 们觉得你是咄咄逼人的,中间的差异是怎么形成的?为什么对于同一个行为,你们会有不同的感受?

S:因为我感受到的是我内心的东西,他们感受到的是我的行为表现的东西。可能我的行为表现确实是不符合他们心中所想的一个 nice 的人吧。

B:所以之后你开始朝着他们想的那个去做?

S:是。

我没有觉得我失去过什么

S:本来觉得最近很闲适、没有什么烦心事,现在觉得那是被我藏起来了。

B:你会主动了断一件事吗?

S:了断对我来说太难了。「了断对我难」、「我想让别人觉得我 nice」 都有一个目的,而这个目的我一直都知道——我想让更多人接纳我、喜欢我。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从青春期后、有了自我意识以后。想让更多人喜欢我,很怕再失去,但我没有觉得我失去过什么呀。为什么我就这么害怕失去?我不明白。我很好奇这个情绪从哪儿来的。

B:作为同龄人,我也有这样的感受。虽然生活经历不太一样,但我也是一直特别怕失去。而我们采取了不一样的措施,你避免失去的方式是「取悦他们」,我避免失去的方式是「不开始新的关系」。

S:我想过你说的这个点。身边很多人不敢开始新关系,我理解不了。我很想被更多人接纳、接纳更多人。只有开始了关系,这些人才是亲密的。当然开始了之后就会面临着失去,但我从来不害怕开始,我只害怕失去。我想要开始,我一开始就会抱着积极的态度,我不会设想结束。但往往都面临着结束。

B:在我的意识里,我知道,所有的开始都要结束。

S:我真的不会想。我也可以明白你们想着「开始就会结束」,但我还是想要去开始,然后就不断地面临着害怕失去、害怕失去。我明明很害怕失去男朋友,但我没有空窗期。每当失去了,我就很快开始一段新的关系。在失去这个事情上,困扰了我好久。

我很佩服在感情方面因为一个人而改变很多的人,而且曾经只有心心念念的这一个人。我不懂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感,因为我从来没有死心塌地、一心一意喜欢过一个人。我在感情里一直是三心二意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高一下半学期我认识了前男友,从高一下到大一下中间分分合合无数次,但都没有分开。和 ta 在一起时,觉得另一个男生不错,我就想要和 ta 分手。但当我回过来感知我们的感情时,我就想要和好。就一直这样反复,还挺伤人的。(我和前男友分手)确确实实是我的责任,所以我现在没有办法和男友说分手,我害怕是我的责任。

我又能感觉到我没有办法一心一意的那种情绪,太难受了。我很羡慕一心一意喜欢一个人的人。或者说,我曾经其实是那样的一个人。

我不上大学就没有这些问题了

B:高中时,你对大学的想象是什么样子?

S:上高中时,不想上大学,是不是蛮奇怪的?高中发生了挺多事情,可能那时觉得所有压力都来自于「要高考」、「要上大学」,所以就不想上大学。那个时候,觉得如果我不上大学,就没有这些压力了。那么多人逼我、让我好好学习、考好大学,我不上大学就没有这些问题了。

B:临近毕业,你觉得这四年经历怎么样?

S:很糟糕,糟透了。大学对我来说,挺重要的是遇见了什么样的人。我一直在说,我没有遇见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各方面接触,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会让我觉得痛苦。一年过去了这样、两年过去了是这样、班里同学差不多认完了就还是这样,之后就没有怀抱希望了。

B:你觉得「每个人身上都会让你觉得的痛苦」的痛苦来自于哪里?

S:我想过这个问题。过去觉得舒服的人——不需要有主见、性格很温和——这种人让我很舒服,我确确实实是一个比较强势的人。上了大学之后,我发现大家都有自己想表达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大学让这些人释放了自己。我发现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一个追求、都有想表达的观点。上了大学后, ta 们不会把这个藏着掖着了,ta 们会选择说出来。当这些人说的和你想要表达的不一样时,不适感就来了。和我想象的这个人不一样时。当 ta 说 ta 的思想时,我就觉得这个人(的思想)跟我的思想是天差地别的。

B:在这种问题上,高中时,让你舒服的人会是什么样子、想法和你的想法一样吗?

S:ta 们只是倾听者,我现在发现 ta 们只是倾听者。ta 们也会说自己喜欢什么,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ta 们为什么不会让我不舒服)。高中有一个女生朋友,ta 很喜欢和我在一起、我也很喜欢和 ta 在一起。我们想法一样吗?其实不一样。但那个时候,能够感觉(彼此对于彼此)是一种互补的关系。我决定一件事情,ta 会说 OK。ta 有时候有什么想法,我也会尊重 ta。现在很多人都给我的感觉是「我们是相对的」,即便我今天做出了妥协、ta 明天也不会为我稍微退让一步。没有(高中)那种感觉,(大学里)每个人都想坚持自己、只想坚持自己。

B:和人出现了分歧,你会如何去处理?

S:如果两个人一起做一件事情,而在这件事情上又起了分歧,我觉得是应该沟通的。(但是)我不沟通,我不想给人一种「你要听我的」(的感觉)。我没有这个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到了别人那儿就是这个意思,就好像说「不按照我的意思来,我会生气」。我不知道 ta 们是怎么感知到「我会生气」的,莫名其妙。而且有人私下跟我说,ta 们觉得你生气了。我这种时候特别无奈。
这不是一件值得生气的事。我当时那么激动,是因为在我的脑海里这样处理更OK。(我期待)我们更好地达成一致。当我情绪越来越高时、当我越来越想讨论出一个结果时,对方就会觉得我生气了,(于是他们就选择)退缩。最后即便是达成了,ta 们也会觉得是因为我要生气了、所以 ta 们迁就了我。

B:我感到是理性和逻辑的问题。

S:我比较容易激动,我确实比较容易激动。

B:你觉得是你更不理性,还是 ta 们更不理性?

S:如果用理性的话,我觉得是 ta 们(更不理性)。因为我在处理事情时,哪怕情绪特别激动,我想的只是这件事情、我没有想别的。我不会把这个人的性格、所作所为等等一切放进来。很明显,ta 们在和我争论事情时,他们想的是:我是不是生气了、我的脾气这么爆、我这么强势,ta 们是不是必须得听我的。他们想的东西很杂、很多,然后再来评判我、驾驭我。就真的是不专业,你知道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