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耳朵和 16 袋饺子 | 生活观察

妈妈说,冬至要吃饺子,不然耳朵就会被冻坏掉。每一年冬至,妈妈都会这么说。以前在家里时,自然是对着我的耳朵说,并身体力行地煮饺子给我;之后离开了家里,总会通过电话询问并告知,并督促我出门找家饭馆吃饺子。

我不知道妈妈有没有怀疑过,在冬至这一天不吃饺子,耳朵是不是真地会被冻掉。小时候,我是深信不疑的。或者说,小时候,我尚不知「怀疑」,妈妈说的便是这个世界。「批判性思维」出现在大学时,接触的每一本心理学教材几乎都在引言提及「使用批判的视角看待读到的内容、观察到的生活」。之后,我下意识地把世界分为了两个:「妈妈告诉我的世界」和「我观察到的世界」。它们有着各自的规则,偶尔会发生交集。冬至便是这样一个交集。

妈妈也会说,吃饺子一定要喝同一锅的饺子汤。我是十分嗤之以鼻的,平淡无味,实在喝不下去。于是,她就把这个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从前有个人出门,路上饿极了,于是到一家饭馆吃饺子。吃完饺子时,老板端上了饺子汤。这个人拒绝了喝汤,十分嗤之以鼻。从饭馆离开,这个人继续赶路。到了晚上,他的肚子开始痛起来,十分痛十分痛。于是他只好又返回那家饭馆,半夜敲开门问老板自己的肚子是怎么回事。老板什么也没说,从院子里挖出了一个罐子,并递给了这个人。他打开罐子,里面盛放的是那碗饺子汤。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办法,他只好喝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的肚子果然不痛了。」故事听完,我若有所长地点一点头,汤依然放在一旁的碗里。

前段时间,我自己煮了饺子。吃了后,胃总是胀胀的。反复几次后,我终于开始喝汤,胃也果然不再感到胀。我记下这件事,特地在 FaceTime 时讲给妈妈听。于是妈妈再一次重复说,吃饺子一定要喝同一锅的汤,不然不容易消化。

冬至这天晚上,我打算买饺子。这种通过吃饺子来保护耳朵的心绪,让我体会到了「童话故事」的体验——不是作为一种文体的「童话故事」,而是真切的、身体力行且影响深远的「童话故事」。在折扣的推动下,最终我买了 16 袋饺子。

一个有关“冬至、耳朵和 16 袋饺子 | 生活观察”的想法

评论功能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