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stupid everything | 生活观察

走在街头,失魂落魄,最后进了一家土土的咖啡馆。

下午三点钟,很多座位上撒着阳光。店员不知道 Apple Pay 和闪付,另一个店员知道。手机另一头的那个人半死不活,出门前刚在 social media 上结识。每条消息都回得很慢,说是在上课。

店里的音乐放了一首又一首。我终于忍无可忍,在 iMessage 里删掉了这个人。删除的过程太短,没带来任何快感,心里反而积起了一大片郁闷。

座位后面是另外两个男生,接近中间,吵吵嚷嚷地说着什么东西。每一字都可以听清楚,但连起来却并不知道在说什么。阳光照在我脸上,旁边的人趴着睡在桌子上。

另一张座子上的餐盘还摆在那里,吃的人已经走了、店员迟迟还没来。昨天和朋友吃晚饭时,他说他的另一个朋友说,「呸,老子下辈子还要做同性恋」。这句话的背景是,他朋友的室友说同性恋不好。我就记起了另一个接触到的直男说,「只要你们开心,不打扰我们异性恋就OK」。

不知道是不是太冷清,店里冷冷的。自己的下半辈子大概比较好过,可以嘲笑曾经喜欢过的直男进入婚姻变成奴隶。这是一句话玩笑话,但也是真的。他们过得不好大概不能让我开心,谁还在乎他们呢。

《掩饰》这本书里说,我们应该继续 #同性恋就是好 这个 hashtag。是啊,不仅 #同性恋就是好,而且 #下辈子还要做同性恋。咖啡喝了一小半,但我不想继续喝完,不好喝。太阳快斜过大窗户,我也该走了。我想起了很久前朋友在微博上发起的话题:stupid stupid every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