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目光 | 一百个难忘的人

走在地铁知春路站的换乘通道,看着来往川流不息的男生面孔,我大概知道了为什么要活着。在被陌生人的打动中,感受生命的悸动;在深刻的悸动中,捕捉生活的灵感。简单说,「看男生,并沉浸于身体作出的反应」。

这很难得,这也稍纵即逝。这就是一百个难忘的人,看到的男生、身体作出的反应和我对这种反应的沉浸。希望你可以从中感受到生命的美好。

李志说,飞机飞过天空。黄昏中,我倚靠在公交站的护栏上,等来了 113 路。

车门打开,我跟在一个人的身后。另一只手找公交卡时,我看到了坐在面前的司机师傅。年纪和我相仿,瘦得刚好合适,黑色方框眼镜、镜框的粗细刚好合适、一副纯粹的黑框眼镜。脸有些黑黑的,表情安定、好像在想一些什么。身后没有人,于是我可以慢一些,慢一些拿出公交卡、慢一些刷卡、慢一些从他身边走过。我没有选择地盯着他看,他的目光也顺着跟了过来。在他的目光中,我的春天好像来了、我的白天好像到了。只是片刻之后、对视片刻之后,我觉得好像不对,「不可以盯着其他人看」。我刷了卡,向车厢移动身体。我看到了他下巴上的一些胡子,长度合适、生命力旺盛的胡子。

站在车厢中间、靠着栏杆,我透过反光镜里的半张脸继续看他、我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放从他身边走过的瞬间。他的声音大概是合适的、他的身体大概是合适的、他的拥抱大概也是合适的。想象着回到家里的他、吃饭时的他、睡觉时的他,我感到幸福。可是我又马上感到悲伤,这一切都没有我。

在幸福又悲伤中,我存在着。每到停车间隙,他总会抬头,好像在看车、也好像在看我。我感到甜蜜,也感到苦涩。我想走上前,但又太无法走上前。即将下车前,我还是向前走了一步、靠在了更前面的一个栏杆。我刷了卡,他大概也知道了。我感到他好像更频繁地抬起了头。

我什么都不能做,我下了车,我只有转瞬即逝的悲伤。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