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回家了,要回到他有过一个家的地方

哈利任她说下去,每当她停顿时边点头附和,但他的心思已经离开了谈话,因为从发现古灵阁那把剑是赝品之后,他第一次兴奋起来。

他要回家了,要回到他有过一个家的地方。如果没有伏地魔的话,他会在戈德里克山谷长大,度过每个假期。他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玩……甚至可能有弟弟妹妹……给他做十七岁生日蛋糕的就会是他的妈妈。因为想到即将去访问这一切都被夺走的地方,他所失去的生活从未像此刻这样真切。那天夜里赫敏上床睡觉之后,哈利悄悄从串珠小包里取出他的背包,翻出海格很久以前送给他的那本相册。几个月来,他第一次端详着父母的旧照片,他们在向他微笑招手,他就只剩下这么一点纪念了。

……

黑暗和寂静似乎突然加深了许多。哈利担心地环顾四周,想到了摄魂怪,然后意识到颂歌结束了,杂乱的人声在渐渐远去,做礼拜的人们散入广场中。教堂里有人刚把灯熄灭。

赫敏的声音第三次从黑暗中传来,尖锐清晰,在几米之外。

「哈利,在这儿……这边。」

哈利从她的语调中听出,这次是他父母的了。他朝她走去,感觉有个东西沉甸甸地压在胸口,就像邓布利多死后他感到的那样,一种真正压迫心肺的悲痛。

墓碑与坎德拉和阿里安娜的只隔了两排,像邓布利多的坟墓一样,是白色大理石的,文字比较容易辨读,因为它似乎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哈利不用跪下,甚至不用走得很近,就能看清上面的铭文。

詹姆·波特

生于 1960 年 3 月 27 日

卒于 1981 年 10 月 31 日

莉莉·波特

生于 1960 年 1 月 30 日

卒于 1981 年 10 月 31 日

最后一个要消灭的敌人是死亡

哈利慢慢读着这些文字,仿佛只有一次机会读懂它们的含义。他把最后一行念了出来。

「『最后一个要消灭的敌人是死亡』……」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涌入他的脑海,伴随着一阵恐慌,「这不是食死徒的想法吗?它怎么会在这儿?」

「它指的不是食死徒那种打败死亡的方式,哈利,」赫敏声音温柔地说,「它指的是……你知道……生命超越死亡,虽死犹生。」

可他们没有生命,哈利想:他们不在了。空洞的文字掩饰不了这个现实,他父母腐烂的尸骸躺在冰雪和石头下面,冰冷冷的,没有知觉。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滚烫滚烫,顷刻间冻在脸上,擦拭和掩饰又有什么意义?他任凭泪水纵横,紧闭双唇,低头看着厚厚的积雪,那下面掩盖着莉莉和詹姆的遗体,现在想必只剩下骨头与泥土,不知道、也不关心他们留在世上的儿子站在这么近的地方。他的心脏仍在有力地跳动,是他们的牺牲换来的,但他此刻几乎希望自己和他们一起长眠在白雪下面。

赫敏又拉住了他的手,紧紧地握着。他不能看她,但用力回握着,深深地大口吸进夜晚的凉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应该带点什么给他们的,来时没有想到,墓地上的植物都光秃秃的,结了冰。赫敏举起魔仗,在空中画了一个圈,一个圣诞玫瑰花环盛开在他们面前。哈利接住它,摆在父母的份上。

一站起来,他就想走,觉得多待一会儿都会受不了。他把胳膊搭在赫敏的肩上,她搂着他的腰,两人默默地转身穿过雪地,经过邓布利多的母亲和妹妹的墓地,朝黑暗的教堂和视线之外的窄门走去。

摘自《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