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月 28 日在单向空间 | 我在书店发现了哪些书 2

朋友问,你怎么发现感兴趣的书?

一家又一家的独立书店浮现了出来。我在北京发现了几家选书很有质量的独立书店,在这些店里发现了许多本想读、读了后很震颤的书。这个过程对我不仅意味着惬意的娱乐,也意味着试图走出舒适圈、打破过滤泡沫。读到的书——自己最重要的信息获取渠道——质量的提高、范围的扩大也使我宽阔了起来。

这是我在书店发现的书、也是发现的自我新可能,希望也可以给你带来关于新可能的启发。

这一刻坐在桌前,突然意识到距离上一次逛书店已经过去了 7 天,而这 7 天里我什么都没有做。这不禁让我感到恐慌,与昨晚行走于单向空间一排又一排书架时的怡然自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总时时处于这样的强烈波动中。

| 《最接近生活的事物》

这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主题是小说和生活的关系,或者说,读者如何从小说中看到生活的踪影。

「小说」和「生活」是最常见的两个主题,不过却很少看到专门将这两个主题放在一起进行分析的内容。而显然,分析两者的关系是有价值的,不仅对于想要通过阅读小说来阅读生活的读者、而且对于想要以小说作为探索生活的创作者。

|《试论疲倦》

在编者前言里,主编韩瑞祥说,「我们选编出版汉德克的作品,意在能够不断地给读者带来另一番阅读的感受和愉悦,并从中有所收益」。那汉德克是谁呢?

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被奉为奥地利当代最优秀的作家,也是当今德语乃至世界文坛始终关注的焦点之一。汉德克的一生可以说是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像许多著名作家一样,他以独具风格的创作在文坛上引起了持久的争论,更确立了令人仰慕的地位。从 1966 年成名开始,汉德克为德语文学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因此获得过多项文学大奖。(编者前言)

对我来说,奥地利是新鲜的、彼得·汉德克也是新鲜的,他的写作手法也是新鲜的。彼得·汉德克使用类似于《追忆似水年华》中的意识流记叙方式,探讨自我和世界的关系。在播客《重新开始》的制作过程中,我也尝试着用意识流的方式讲述内容,并由此得以切身体会到其美妙——而在以前,意识流带来的杂乱无章常常令我分神——意识流蕴含的意识的跳跃和注意焦点的聚集与转移,是对个体本质的绝佳捕捉和呈现。

|《后帝国时代》

在调查的基础上,这本书讲述了 Apple 公司在 Tim Cook 时代如何运转。这个选题既具有强烈的八卦性,同时也是让人好奇的商业问题——具有强烈创始人风格的大公司在创始人离任后如何维持运转并保持、进一步创造商业成功。

商业和我们很近,和日常生活很近、和职业发展很近。商业公司的起起伏伏中,蕴含着同样适用于个人起伏的发展规律。商业公司的决策,可以为个人生活提供诸多启发和灵感。

|《第二性》

妇女节马上来了,MeToo 运动也仍在继续、且影响日渐增大,二者共同揭示的女性问题需要我们思考。

波伏娃在《第二性》中应用存在主义哲学处理了两个庞大的主题:人类历史以及个体女性整个生命的历史,从出生到老年的进程。书中既包括她自己的经历、从她认识的其他女性那里收集来的故事,也有在历史学、社会学、生物学和心理学方面的广泛研究。

女性问题不仅是女性问题,也是自我存在问题、也是生命意义问题,这本书的思路、观点和视角可以带来很多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