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 | 生活观察

看到雪从空中落下,我突然想哭,尽管自己在窗的这一边、雪在窗的那一边。打开 Google Allo,我把这一念头告诉给朋友,他问为什么。大概是因为,雪尽管十分迷人,然而片刻后立马就会消失。无论如何惋惜,我却只能看着它们消失,唯一能做的只是尽量睁着眼睛。

前天便看到天气预报显示今天有雪、并且气温很低,当时决定今天不出门——在家里待一整天。一直是冬天倒还好,在春天里待了一段时间我就再也不愿意进到冬天的冷里。可是看着看着,不出门的决定就开始动摇。相比于冷,身体错过和雪的接触更让我遗憾。几天前,自己对另一个朋友说,「我们像是飞蛾,明知道前面是火,却还是犹犹豫豫地义无反顾扑上去」。

穿好衣服,走到楼下,雪从枯干的树枝间落到了我的脸上。树枝是黑色的,飘在空中的雪是白色的,走在路上的我是灰色的。我想起了余秀华的那首诗,《下午,摔了一跤》

提竹篮过田沟的时候,我摔了下去

一篮草也摔了下去

当然,一把镰刀也摔下去了

鞋子挂在了荆棘上,挂在荆棘上的

还有一条白丝巾

轻便好携带的白丝巾,我总预备着弄伤了手

好包扎

但十年过去,它还那么白

赠我白丝巾的人不知去了哪里

我摔在田沟里的时候想起这些,睁开眼睛

云白得浩浩荡荡

散落一地的草绿得浩浩荡荡

这一刻,我也是浩浩荡荡的。到处也都安安静静,即使有路人、有来往的车辆,也依然是安安静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