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选择中,你便选择了你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 如何应对假新闻 1

信息是重要的、获取信息的阅读是重要的、阅读传递了价值信息的新闻是重要的。因而,在假新闻泛滥之际,筛选出有价值的新闻也成为了关键。假新闻不仅关乎真实与否,亦关乎其价值高低。如何应对假新闻,不仅是寻找真实新闻、更要寻找有价值的新闻。

这也是「如何应对假新闻」系列文章尝试探讨的话题:从阅读技巧、媒介、渠道、工具等方面切入,探索个体如何筛选出自己真正需要的有价值的信息。

这是第 1 篇,为什么新闻和筛选新闻是重要的。

获取信息对个体的生活和成长具有重要意义。认知心理学的观点认为,人的认知活动就像一个信息加工系统——对输入的信息进行处理并做出反应。在认知的系统中,获取信息像是本能一样,个体随时随地都聆听着声音、观察着事物;同时,个体也随时随地对感官收集的素材进行分析和理解,继而做出下一步的行为反应。如此循环往复中,个体逐渐得到发展——获得各项能力、理解各种现象和事物——这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既是在接收到的信息的基础上进行、又不断地被获取到的信息所影响。

高中一年级时,我和一个同性别的同学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形影不离、无话不谈。到了后来,看不到他的时候,全身的每一处都强烈地想见到他。这种念头愈演愈烈,渐渐地,我无法再以「好朋友」来解释自己对他的想法和欲望。他似乎也察觉到了,并开始躲着我。在他的后退中,我意识到自己是喜欢他的,也由此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被喜欢的人拒绝成为了一个把我囚禁起来的大箱子,说不出口的同性恋身份在这层箱子上又套上了另一层密实的箱子,每天晚上关灯后的被窝成为了我最自在的时刻和场所。

某一天,天涯的一路同行像一道光照了进来。那是一个聚集了很多同性恋的网络社区,很多人发帖讲述自己的情感经历。我如饥似渴地读着每一篇帖子。故事里的人经历了开心和幸福,我会心碎地流眼泪;故事里的人经历了悲伤和痛苦,我也会心碎地流眼泪。在读故事中、在流泪中,我才感觉到自己是真实存在、自己和自己的感情才被允许存在。

「这些故事建构了我对同志生活的想象,他们怎样社交,聚餐的时候会聊什么,怎样处理情感的纠葛……」2006 年,还在读高二的竹顶针(网名)每晚都要在论坛里泡一两个钟头,「那个时代拿来想象的素材太少,在公开的报道或其他环境里很难看到相似的素材。」

「一路同行」展示了海量的、长篇叙事的、最接近真实的同志故事,其庞杂的内容和大量活跃人群共建了一套堪称完备的支撑体系,它既能帮助 Allen 完成身份认同、消化自我厌弃的情绪,又能在星爷面临两难选择时提供大量实例参考。此外,版块中的一些优良文本亦辐射到同志之外的人群,促进了了解。

——端传媒《中国最大同志社区被关闭之后,哪里是同志运动和言论的天花板》

和他们一样,我也在一路同行收集了最初的许多关于同性恋的想象素材,这些素材引发了自己对「同性恋」这一身份角色的思考。现在回头看,那是我自我认同和自我接纳的起点,获取到的信息塑造着我的思考、改变了我的生活。获取信息是重要的,获取到的信息对个体的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印刷术流行以后,新闻作为信息传播的主要形式,阅读新闻成了人们获取信息、收集素材的主要途径之一。由于在人们信息获取中具有的重要地位,新闻的质量是至为关键的。在互联网流行以前,印刷媒体和电视广播制作大量主要的新闻,新闻的质量由这些机构进行保证。机构内的编辑人员扮演着 Gatekeeping守门人理论) 的角色,不仅筛选出(对于公众而言)最有价值的新闻、同时对真实性进行核查。而互联网流行以后,特别是随着社交媒体的出现,所有人都可以制作新闻。一条 Tweet 和微博亦是新闻,个人通过自媒体平台写作、发布的文章也亦是新闻。Gateleeping (即传统媒体的编辑人员)逐渐式微,价值筛选的责任转移到了读者身上。这一角色和责任,在诸多新闻的真实性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特别是由传统媒体以外的「新兴媒体」所制作的新闻——显得更为重要和突出。在以往的阅读角色以外,个体同时需要承担新闻真实性的质疑角色和价值性的判断角色。换句话说,个体需要找出真实且对自己有价值的新闻,否则便可能被泛滥的假新闻所误导。

这既是一种自由,个体可以挑选自己真正想要的内容;这也是一种责任,个体需要承担自己阅读生活的把关人、需要为自己筛选出有价值的内容以为成长助力。存在主义哲学家让 · 保罗 · 萨特曾说,「从你现在所处的地方开始,你进行选择。而在选择中,你便选择了你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1或许在阅读新闻这件事上,你选择了什么新闻,你便选择了你将看到的世界、你便选择了自己将来的可能性。兹事体大。

(如果你对文中的任何观点和论述存在不同想法,或者有任何想要分享的内容,欢迎通过邮件反馈给我)

  1. 《存在主义咖啡馆》P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