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8 日在豆瓣书店 | 我在书店发现了哪些书 4

朋友问,你怎么发现感兴趣的书?

一家又一家的独立书店浮现了出来。我在北京发现了几家选书很有质量的独立书店,在这些店里 发现了许多本想读、读了后很震颤的书。这个过程对我不仅意味着惬意的娱乐,也意味着试图走出舒适圈、打破过滤泡沫。读到的书——自己最重要的信息获取渠道——质量的提高、范围的扩大也使我宽阔了起来。

这是我在书店发现的书、也是发现的自我新可能,希望也可以给你带来关于新可能的启发。

这一次在店里,碰到了一位叔叔,或者说是一位叔叔模样的男生。朋友曾问我「多大年龄对你算是叔叔」,我给出的答案是「大一岁及以上」。我在书架间浏览时,他也步履匆匆地走来走去、接了通电话。「我不用微信」,听到他这么说,我由此开始留意他。他选好了一摞书,约有十本。和店主的聊天时,他说自己平时在杭州,此次来北京出差,就特地来了书店。

|《沿河行》

这本书的作者是 Olivia Laing(奥利维亚 · 莱恩),我读了她的另一本书《孤独的城市》——在上一篇文章中曾经提及过。在那本书里,作者关注的主题、选取素材的范围、对素材的处理手法,既具有学术研究的逻辑清晰,同时又充满了个人化的表达。阅读的过程中,我既可以与作者的情感产生共鸣,透过作者分析也可以获得对孤独的新见解。

《沿河行》讲述的是沿河徒步的经历,我期待透过作者的视角看到关于人与河流如何联结。

|《缓慢的归乡》

这是一本小说,作者是被称为奥地利最优秀作家的 Peter Handke(彼得 · 汉德克)。这是一本关于「生存危机与迷惘」的书。

70 年代末,汉德克经历了人生中短暂而近乎绝望的生存与写作危机,陷入了为「生存下去!」而苦苦思索的迷惘中。他连续数月遭受着对自我要求、对生存世界过分的批评以及孤傲不群的折磨,沉浮在再也无法写作和「再也没有资格言说」的恐惧中。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汉德克竭力寻求一种新的语言,借以表达主体与世界的依存关系:「永远不再孤傲不群:也就是说,通过写作与他人心灵交流,永远;为他们写作,为他们创造艺术图像。」(汉德克)《缓慢的归乡》四部曲正是汉德克这段心灵煎熬和渴望变化时期的产物,也标志着他的创作风格的转变。……汉德克越来越远离之前那带有神秘色彩的生存感受,日益趋向于通过叙事来调解主体与世界的关系,从而使形式与内容、时间与空间、历史与现实及自然与艺术之间形成不可或缺充满张力的关系。(摘自本书的编者前言)

我常常说自己正处于存在主义危机中、我也常常问其他人为什么活着,我不知道答案。故而,这本书的「迷惘」特别吸引我。

|《观看之道》

「看」在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管道作用。浏览到这本书时,我赫然意识到自己几乎忽略了这个动作。而「看」本身所包含的诸多信息及其对认识活动的影响,值得关注和思考。

这是一本不厚的小册子,作者是 John Berger(约翰 · 伯格)。文字并不密密麻麻、偶尔插以配图,观感十分干练。

|《反思史学与史学反思:文本与表征分析》

这是一本学术著作,上架分类是「历史 / 史学 / 人类学」。副标题里的「文本与表征」,让我联想到了假新闻和文字可以在新闻报道中起到哪些作用。

前言部分,作者如是表述本书的写作目的:

我写这本书,首先,是为了提出一套分析种种文本、表征(表相)以探索社会情境(本相)及其历史变化的方法。

在第一章《事实与现实》中,作者继续说:

对于历史学家来说,历史事实(historical facts)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探寻对象。对社会学家或社会人类学家来说,社会事实(social facts)或文化真相(cultural truth)是他们努力发掘的目标。究竟,什么是事实?什么是真相?历史学家与社会学家所谈的事实是否为同一回事?我们如何探索事实、发掘真相?以及,我们是否可以全然了解并描述所见事实?这些都是长久以来让学者经常感到困扰的问题。

探索事实、发掘真相是历史学家做的事,是新闻做的事,也是每个人在做的事。因而,作者提出的分析方法不仅适于历史研究,对日常生活或许也同样有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