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语境中理解人 | 生活思考

文章整理自《复杂个体》的项目介绍

这是一个正在进行的男同性恋访谈项目,旨在记录并呈现「这个喜欢同性的人是怎样的一个人」。

| 访谈是怎么做的

访谈以面对面的形式进行,持续大约两个小时。访谈结束后,笔者将访谈录音完整转录成访谈稿。随后进行编辑,编辑动作仅包括对部分语句进行删减,从而使得语句通顺且逻辑清楚、又完整保留受访者的用词。尽力传达出受访者原本的声音和语气。

访谈稿中,「B」指的是访谈人、「P」指的是受访者,一篇访谈是一位受访者。

| 为什么做这个访谈

男同性恋是什么?除了学术性的定义,很多人的印象里似乎只有对群体的概括印象。这是不够的。

个人的声音被忽视了,而我们需要听到未经传媒加工的个人声音。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个体所发出的声音:他是谁,他经历了什么,他怎么想问题,他怎么看自己、他怎么看这个社会。

这是了解「男同性恋」必不可少的,不是将其作为群体来理解,而是将其作为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人来理解。「把个人塞进群体里」是研究者常用的方法,这对理论研究具有意义1;但个人若用群体标签的方法认识其他人,不仅会产生刻板印象、也会产生偏差,这一情况在认识与自己不同的人时发生得尤其严重。

以群体标签概括个人常常是传媒——特别是社交媒体时代传播的信息——的作用方式,人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无法理解彼此。这一情况在与自己不同的人之间发生得尤其严重,男同性恋也包括其中。如此一来,本已存在的偏见继续扩大并产生影响,这无论对于持偏见的人还是偏见的承受者都有着相应的危害。对于持偏见的人,他们在偏见之中看到的世界一定程度上产生了失真,因而将一定部分错过真实的感染力(也即停留在自己的舒适圈内);对于偏见的承受者,他们被迫承受着本不应有的阻碍和伤害,阻碍是痛苦的、伤害是痛苦的,他们是活生生的个体。(这也是为什么,《复杂个体》不仅为性少数群体而创作,更为非性少数群体创作。)

因此,《复杂个体》选择用访谈的方式,聆听并呈现一个又一个鲜活个体的声音。既是多份理解「男同性恋个体」的素材,也同样是理解「当前时代和社会的个人如何存在」的素材。

| 为什么选择「访谈」这一形式

理解一个人,我们需要听他说了什么内容。与他说的话同样重要的,还有这句话的「语境」——上下文是什么、在什么样的背景下说出了这句话。在传媒报道和社交媒体上,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谁说了什么话,却很少看到这句话的语境,有关男同性恋的内容尤其如此。访谈可以提供语境。

为什么语境在理解人时是重要的?单单看到一个人讲「我不吃西兰花」这样一句话,听者大概会形成一番印象;如果听者同时看到背景「小时候,某次吃了西兰花后发生了呕吐」,此时大概会形成另一番印象。这便是语境在理解人上不可或缺的作用。语境提供了多重信息:持某一观点的人如何形成了这一观点,他的成长经历、性格特点、思考方式是什么样子,他的成长经历、性格特点和思考方式如何影响到了这一过程。

如何尽可能消除偏见、如何增进彼此的理解,将观点和想法背后的语境呈现出来是方法之一,这是《复杂个体》努力想达到的,这也是《复杂个体》选择长访谈的原因。透过访谈,我们可以从被访者的视角,去聆听、去理解他如何认识自我和这个世界。

| 个人色彩的个人项目

个人色彩充斥在《复杂个体》的方方面面。关注对象是活生生的个体,所有工作也由一个人独立完成。

制作人的个人色彩塑造了访谈里的所有问题。Brook Jia 是一位内容创作者,目前在写作个人博客 brookjia.com、运营文化播客《重新开始》、为其他媒体撰写文章。他是一位男同性恋,幼年生活在小城市,因「娘」而被歧视;高中时,对同性好友的爱意使他最终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取向;大学期间,逐渐接触了很多同性恋内容,进行了自我认同。

《复杂个体》相信并推崇用个人视角看事情,既包括受访者的个人视角、也包括制作人的个人视角。这当然并非唯一有价值的方式,但却是不可或缺又常常忽视的方式,因此《复杂个体》用心又努力地将「这种方式」和「探索所得」呈现给诸位读者。

  1. 在心理学中,以群体研究得出的结论通常不能直接应用于个人身上,研究归纳出的群体规律无法预测个人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