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行为很不符合「公园」这个情境的规范 | 面基周刊001

身边人的面基经历,非虚构,每周四更新。

牛河(化名)认识他,是通过 blued。他的主页放着几张风景照,看得出来都经过了特别地构图。于是牛河打了招呼,他们就断断续续聊了起来。他实地浏览了很多古建筑,作为业余的爱好花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这一点吸引住了牛河。他的正职工作和建筑没有直接关系,是在别的领域做科研。

他们约在了他上班附近的公园,他下了班可以很快走过去,牛河坐地铁过去也用不了多久。下午六点钟,是地铁的晚高峰,不过倒也没有特别拥挤,有较为充足的空间可以站着。出了地铁,牛河站在出站口一旁,边等他、边打望来来往往的行人。大约十分钟后,他来了。

白色帆布匡威开口笑,有一点点脏;蓝色牛仔裤,在脚腕处挽了两圈;深灰色T恤,背了一只运动用的双肩包。牛河局促地向他说了「Hi」,他笑着回应了下。走去公园的路上,他们开始聊天。一边听着他讲话,牛河一边低头看着他的鞋子。三年前牛河也有一双白色的开口笑,不过是低帮的,而他的开口笑则是高帮。牛河不喜欢高帮,不过他穿高帮倒没那么不好看,大概是牛仔裤和体型搭配得好的缘故。年龄可能也有关系,他作为叔叔这样来穿给人感觉还蛮青春和复古。如果是自己同龄人穿的话,则多少会显得有些腻。

见到他,牛河很开心。在即时通讯工具上聊天时对他充满了想象,三十岁、业余时间研究古建筑、单身、照片看起来憨厚又可靠。不过一起散步时,牛河却感到气氛闷闷的。大概是天气闷热的缘故,闷热让害羞和局促愈发得显著。牛河不时问出一些问题,在闷热中听着他讲,然后继续想下一个问题。公园的路窄窄的,不时有跑步和散步的人从他们中间穿过。这种时候一瓶冰冰的零度可乐大概十分应景,二氧化碳撞击在口腔可以增加些刺激和满足。

看到另一条路上有椅子,牛河觉得坐下来聊天可能会自在很多。那条路和现在的这条路刚好在不远处相交,很快就可以走过去。而且椅子不是直接放置在路的一旁,而是在向内侧凹进去的一片空地上,空间也宽敞很多。把这个提议说出来时,意外地遭到了他的反对。想坐一坐的话,可以去那边,他指着另外一个远离路、在隐蔽角落的亭子。那边光线差得多,氛围大概会更加闷得慌,牛河还是坚持坐在路旁边。

坐在空地的椅子上,牛河舒畅了很多,他却十分不自在。牛河看着他的侧脸,他开始讲话:「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和一个男生下了班逛公园。我现在和人见面习惯去咖啡馆这些比较私密的地方。下了班、不回家、和一个男生一起逛公园很奇怪。而且是在我上班的附近,如果碰到了同事怎么办。你看,其他人都是住在附近来这儿溜达,我们背着书包,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们不是住在附近。下了班不回家、两个男生在公园闲逛,公园是给住在附近的人散步的,我们的行为很不符合『公园』这个情境的规范。人应该遵守这个社会的情境规范,你知道的吧。」

舒畅被失望迅速取代,牛河有很多话想说,却也觉得没有哪一句还值得讲。沉默和空白充斥在两个人之间。牛河站起来,说那继续走吧。他边站起来向前走,边说你可能不理解。牛河当然理解,也自然不认同。接下来的时间里,牛河一直沉默着。如果遵守情境规范,恐怕自己现在正忙着在骗婚吧,牛河想。

天空的云不停积聚着,雨滴落了下来。开始时轻轻巧巧,逐渐就变得有力,风也开始吹了起来,凉爽也取代闷热。牛河从包里拿出连帽外套,把帽子戴在了头上,拉链敞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