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 blued 就是为了找人一起睡 | 面基周刊002

身边人的面基经历,非虚构,每周四更新。

回到被窝准备午休时,牛树(化名)看到了 blued 的消息提醒。下午三点钟,光线正照在对面楼房的红色墙面上,和浅蓝色天空生动地交织在了一起。

一个人主动打了招呼、发了照片,并问牛树要照片。牛树的头像是自己的照片,不过几乎每一个聊天的人都会再特意问一问照片。对方打招呼很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头像——以往没放照片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打过招呼——然而对方却并不相信头像的真实性。夸张点说,每一次聊天都像是一场博弈。

他问,你找什么?牛树回答说,认识新朋友。牛树问他你呢,他说看我的简介。想和人聊天,不过这一个貌似不太聊得下去,牛树也就没再继续发消息。「还继续聊吗?」,大约半小时后他又问。

他介绍说自己在海淀区,正在读研究生。来来去去聊了一些,得知牛树将要午睡时,他问出了「想不想一起睡」。牛树陷入了犹豫,他继续说「你拒绝不会影响我对你的印象」。反复考量后,牛树说「直接一起睡怕尴尬,但是晚上可以一起散步」。他说,好的。过了一会儿,他继续说,「我上 blued 就是为了找人一起睡,你从我的简介和动态里可以看出来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的内心是什么想法」。

牛树再一次点进他的主页,简介写着找男朋友,几条动态则写着「需要安慰、想找人一起抱着睡」。牛树感到很疑惑,到底是「找男朋友」还是「找人一起睡」。对牛树的疑惑他也感到不解,「很难懂吗。对我来说,『找男朋友』和『找人一起睡』是一样的。我很累,即使是男朋友,我也不会一直和他打字聊天,我更喜欢见面。如果他满足我,我也一定满足他。」牛树放下手机,闭上了眼睛。在脑海里复盘了一番刚刚的对话,然后清理了出去。

睡醒以后,趁着还没落山的太阳照进来的光线,牛树擦了地板。随后做了会儿工作,收到 blued 的新消息提醒是在五点钟。不过一个小时后,牛树才停下来,打开 blued 查看消息内容。他发来了两条消息,一条是问晚上去哪里散步;另一条是问晚上还见吗,发送时间是七分钟前。

见到他时,牛树把手里的冰淇淋递给了他。他的真人比照片粗糙,肤色更黑,并且有胡茬。如果他之前发来的照片没经过美颜,那自己下午的时候估计会忍不住就和他一起睡了,牛树在心里默默想着。夏天的晚上七点钟,街上依然是热的。这份热却并不逼人,反而十分平易近人。虽然是和陌生人,但牛树感觉却像老朋友一样。

说话时他的喉结一动一动,牛树忍不住想用手握住他的阴茎,不过还是忍住了。他的发音带着明显的北方气息,说出的语气词也充满了黄土味,这让在北方长大的牛树感到十分亲切。他的说话方式也极为朴实,和粗糙的外表一样,让人踏实又安心。边走边看着他的侧脸,牛树想,或许也可以试着和他谈一谈恋爱。

他们走了很久,天也渐渐黑下来。路过湖边时,牛树拉着他坐了下来。湖面开阔,风吹过来十分舒服,水波在灯光下一圈一圈地荡漾。牛树问他,你用微博吗。他说,我用,主要用来转发学校团委和共青团中央的微博。他在自己手机上打开了微博,牛树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为了避开转发的内容,牛树点按了只呈现「原创内容」的按钮。最新的一条是下午他发给自己的照片,前一条是说学习,更前一条则是九张参观「砥砺奋进的五年」展览时拍的照片。他在旁边解说,「我喜欢中国,我喜欢和平稳定」。牛树把手机还回去,说自己也很喜欢和平稳定,不过国内媒体的报道不够全面。他看着湖面,说自己只看央视新闻。牛树看着他的脸,他继续说,「我很担心新疆,我觉得应该多派些人民解放军过去。」

又一阵风吹过来,牛树突然想起刚刚散步时他们聊到了微信。当时牛树说,微信不支持端到端加密,实时审查并且把数据分享给政府,俨然成为了《1984》中的老大哥。他说,原来你是愤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