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和女朋友住在一起 | 面基周刊003

身边人的面基经历,非虚构,每周四更新。

他没有什么地方强烈吸引着王成(化名),他也没有什么地方让王成厌烦。他没有特别主动,却也会时不时地点进王成的 blued 主页。当王成在家里百无聊赖时,就想和他见面。

他是一个叔叔,一个真正的叔叔。王成喜欢称呼比自己大两岁的人为叔叔,他已经 37 岁,算是真正的叔叔。他的 blued 头像看起来温文尔雅,没有油腻。身高比自己高些,体重也远算不上肥胖。聊起天来,他说自己每天晚上下了班都要去公司附近的健身房。不过王成没有因此对他的身体有什么幻想,不是想和他约炮,但又期待些什么。就是想见人,想实实在在摸到一个人、实实在在抱住一个人、实实在在感受和一个人的亲密。王成问要不要面基,他说那下了班来找你。

王成告诉他在哪一站下车,告诉他到了中途的某一站记得发消息,以便自己及时出门到车站等他。今天天气闷闷的,没有太阳,看起来像是要下雨。抬头看向窗外时,几只蜻蜓正结着伴飞来飞去。王成想起了小时候,暑假的傍晚总是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出门捉蜻蜓。出发点并不是想残忍地掌控蜻蜓的生命,而是试图追逐并拥有美好。蜻蜓对小时候的王成是一种自然又美好的事物,拥有这样的美好则奇妙又快乐。现在王成依然觉得蜻蜓美好,不过这种美好在于尊重而非拥有、在于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

在公交站等了很久,每来一辆公交王成都十分紧张。正好是下班晚高峰,路上的车整齐排成了长线。当一个下了公交的男生边朝自己走来边微笑时,王成意识到这就是他。和照片不太一样,真人没有照片中硬朗,声音也比较柔软。之前心里膨胀得越来越大的气球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王成瞬间十分清醒。

他问你吃晚饭了吗,王成说出门前吃了沙拉。他说我还没吃晚饭,附近有什么吃的吗。王成想了想,问他麦当劳可以不可以。从车站很快就走到了麦当劳,他点了麦辣鸡腿堡套餐,没有进行个性化的更改——小食依然是薯条、饮料依然是正常冰的普通可乐。他们找了一个临窗的位置,相对而坐。王成不时问出问题,他一边回答、一边吃东西、一边也问出问题。他的家乡和大学在北方的某个省,毕业后在当地工作,大约十年前来了北京。王成问他平时觉得孤单吗。

他说,「我现在和女朋友住在一起。」听到「女朋友」,王成十分诧异,又反问了一遍。他说女朋友是自己的形婚对象,下个月就要举行婚礼了。他、女朋友和女朋友的女朋友三个人住在一起,她们两个住一间、他自己住一间。王成说,形婚太麻烦了,和她们一起住会挺不舒服的吧。「总要满足父母的心愿嘛。和她们住在一起也挺开心的,三个人时常一起吃饭。」他说话的语调没有发生变化,依旧十分温柔。王成十分不耐烦,不过也没有离开,只是翻起明显的白眼。他看起来没有任何反应,这让王成更加不耐烦。

吃完后,他问王成接下来做什么。王成想了想,说就在附近走一走吧。王成不知道他有没有暗示去自己家里。一个人待着实在无聊,王成不想就这么分开。

散步时,他问王成在 blued 上打算找什么。王成想了想,说认识新朋友。他点了点头,继续说:「以前我经常出差,每次出差都会约男生。当时欲望也比较强,约过很多男生,很多花样都尝试过。后来也就没意思了,只有压力大的时候才会打开 blued 看一看。刚来北京那段时间,朋友带着一起去牡丹园,他觉得很刺激。后来,一些朋友就逐渐结了婚。其中有一个朋友很幸运,老婆不怎么管、性生活也没有要求,就可以很方便地出来约男生。」王成听了很气愤,「这种骗婚的人简直太糟糕了。」他笑了笑,「我倒是不这么觉得,我觉得这是每个人选择的不同,我尊重他们的选择。」王成继续翻白眼,「这伤害了那些女生。」

王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和他走下去,看到路边的一个椅子后,就要求坐下来。话题又回到了「孤单」,他反问王成,你平时感觉孤单吗。王成说很孤单。「我倒是不觉得孤单,我很喜欢正能量。刚上班时,参加了公司的一个培训,老师带着我们喊热血沸腾的口号。刚开始我不愿意喊,太傻了。后来发现真的很有效果,整个人充满了力量、开心。培训结束的时候,每个人都很舍不得。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次培训,自己改变了很多、正能量了很多。不开心的时候,读一读激励的话,马上就可以开心起来。开心,就是我追求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