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抓住一个东西来填补这份空虚 | 面基周刊005

身边人的面基经历,非虚构,每周四更新。

骑自行车过红绿灯时,牛立(化名)想起了那个博士。现在是凌晨一点钟,街上空空荡荡,路上也空空荡荡。只有红绿灯还在工作。和博士见面,也是在这样一个晚上。想起当时的画面,牛立的身体感到一阵悸动。

博士很瘦,身高和自己相似。看起来呆呆的,性格也有些闷。他放在探探上的照片很粗糙,构图和色调都没怎么讲究,画面中间就只是一个不知如何修边幅的不修边幅的男生。不过牛立的心,小小揪了一下。牛立喜欢这样的男生,不花哨、朴实里透着浓浓的真诚。在两个人的关系里,牛立认为「坦诚」最为重要。坦诚给予彼此反馈,是关系开始和维系的关键。

匹配以后,牛立和他打了招呼。他回复很慢,发来消息的字数也总是屈指可数。这让牛立有些沮丧。刚结束大三,懵懵然的牛立开始了实习。学校和公司两种环境的转换带来了诸多不适,既有应对同事的吃力和疲倦,也有对未来方向的不确定和迷茫。时时盼着下班和周末,但真正一个人了又空虚得难受。想抓住一个东西来填补这份空虚,有时这种念头强烈地让人无法忽略。于是牛立就在 dating app 上和陌生人聊天,那些自己有好感、对方也对自己有好感的陌生人。迫切需要被抚慰,空虚也迫切需要得到填补。不过,和这些人要朝着什么方向发展,牛立也一片模糊,可能是为了做朋友、但又不只甘心于朋友,不是为了约炮、但没可能发生性关系的话又感到沮丧。

和他的聊天平平淡淡,不热情、不热络。牛立忍着不适继续发着消息,总聊胜于无。来来回回几番,牛立十分焦虑。等待回复的间隙里,牛立仔细回看了对话。他正读博士,常常待在实验室。大概是因为这个,所以回复得慢;又不太会聊天,所以每次消息简短,应该不是对自己没兴趣。试探性地发消息问「要不要面基呀」,他出乎意料地同意了。牛立很快约定了时间和地点,第二天晚上八点钟在他学校附近的购物中心。

牛立喜欢深夜骑车在街头,即使担心安全。也喜欢戴着降噪耳机听音乐,接近高潮时快速把音量调大,高潮结束后又慢慢把音量调回来。那天见面时,他的话仍然不多。真人和照片一样的粗糙和不修边幅,但实体的不修边幅,却比照片的不修边幅少了一些吸引力。他问牛立要不要吃晚饭。

从麦当劳里走出来时,他又问「要不要去我学校」。坐上公交后,牛立发现他兴奋了很多。说话多了起来,音调也略有提高。夜里十点钟,学校里十分冷清、宿舍楼道里也十分冷清。牛立跟在他身后,头顶的感应灯在听到脚步声后马上就亮起来。看着他的背影,牛立隐隐约约觉得不真实。有一些惊讶,有一些惊喜,有一些期待。

宿舍里摆着很多生活物品,桌子上、地板上。床上的被子大概用了很多年。他拿开凳子上的东西,并把凳子递给了牛立。他按亮电脑,打开了几个页面,随后便说先去洗澡。他脱下衣服,朝浴室走去。牛立坐在椅子上,听着水声哗啦哗啦。从浴室出来后,他用毛巾擦干身体、穿上了内裤。牛立收起手机,也脱了衣服去洗澡。回到房间时,他已经进了被窝。

关掉灯,牛立也进了被窝。他把一只手臂伸了过来,牛立抬起头枕在了上面。他们开始聊天,两个人不时笑起来。他说自己有一个女朋友。牛立伸出手,上上下下摸他的背。他起身吻住了牛立,两个人的阴茎硬着。听到牛立的喘息声,他的动作也更加用力。当他把阴茎插入牛立两腿中间,牛立用腿紧紧夹住了伸进来的阴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