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方式不适合我 | 面基周刊007

身边人的面基经历,非虚构,每周四更新。反馈请寄 brook2jia@gmail.com

回忆六个月前的那次面基经历,孙文昆不怎么情愿,尽管那是他第一次面基。面基的第一次似乎和别的第一次不太一样,别的第一次都具有特别的纪念意义,第一次的面基却更接近不愿再回首的黑点。每次想起来,就有种「钻到把自己藏起来的洞里去」的冲动。只是朋友提起了这个话题,孙文昆只好应接下去。

今年春天的时候,他正在准备外语能力测试。每天时间很紧,除了上课以外,都在背单词、做试题。晚上睡觉前,为了放松和娱乐,他会打开 blued,「看一看学校的学弟」。这差不多是他第一次用 blued,屈指可数的上一次是之前的一个学期末。

很早以前,孙文昆隐约发现自己对女生没有特别的兴趣。电视剧和言情小说里那种喜欢的感觉,他总是在男生身上感觉到。高中时,他喜欢上了同性别的好朋友。非常强烈地喜欢,强烈到没有办法再忽视、找不到其他理由去辩解。他开始正式思考自己的性取向。试图去同性交友网站上认识同性恋朋友,只是离他最近的人有几十公里远。对高中的他来说,这样远的距离不现实。

blued 账户上没有放头像、没有放具有辨别力的个人信息,没有人发消息、他也也想主动打招呼给别人。想象中的 blued 非常精彩,有很多可爱的学弟、有机会认识他们一起玩。然而真正用的时候,孙文昆有些失望。什么也没发生,生活还是原来的样子。孤单没有变得少一些,和其他人也依旧非常遥远。他把头像换成日本动漫里的一个具有色情意味的男生角色后,有一个人主动打了招呼。

既高兴,又不安,不知道该聊些什么。这始终非常困扰他,同学、朋友的聊天也同样让他困扰。每说一句话,都在心里斟酌很久。用词恰不恰当、会不会显得自己没有吸引力、聊天可不可以继续得下去,都是他担心的事。

好在和这个人的聊天没有戛然而止,似乎得益于动漫角色的头像。他们很快约在第二天见面。对方是旁边学校的学弟,他表示自己正在备考、提出两个人可以一起自习。从许文昆的学校走到对方的学校,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听到这里,朋友发出了疑问:这么快就面基,不惊讶、不犹豫吗?

「决定用 blued,就是因为想认识其他人了。」许文昆说。

那天晚上他失眠了,想到第二天要见面,就怎么也睡不着。尽管已经很疲惫,理性上也觉得应该好好睡觉,可是大脑始终无法停歇下来。想象着明早起床后穿什么衣服比较好看、从宿舍出门时的心情、走在路上的样子。虽然没看过照片,但脑海里隐约浮现出了一个清晰的相貌。一个期待的相貌。瘦瘦的、白白的、很可爱,让人很放松、也让人忍不住想抱住。不过一定要控制住抱住的冲动,把对方吓到了就不太好了。

「抱住的话,身体肯定会有反应。」许文昆在黑暗中一阵脸红,身体愈发亢奋。室友们已经睡熟了,他决定自慰。从常理来说,射出来之后就会变得非常困、就能好好睡觉了。他解锁放在枕边的手机,翻出漫画,让自己尽情沉浸在了想象中。只是高潮结束后,整个人仍然兴奋。就这样,失眠持续了一整晚,直到天亮。

天下着雨,他打着伞从寝室出发。书包里放着单词书,还有几支不同颜色的水笔。雨没有很大,不过门前的土路已经变得十分泥泞。他在的是建在荒地上的新校区,围墙外什么都没有。到学校门口后,没等多久,他们就碰面了。

意识到那个人就是自己要见的人,许文昆马上清醒了——本该在夜里射精后到来的清醒,在这一刻终于迟迟地来了。和期待中的样子很不一样。他更加拘谨,跟着学弟找了间空教室。他拿出书背单词,学弟拿出手机看剧。吃了午饭后,两个人就分开了。他感到一阵放松。

晚上的时候,学弟在 blued 上发了新消息过来。他简短进行了回复。到了睡觉的时候,他决定结束这一切。这种方式不适合自己,他把自己的不舒服、羞怯和无所适从归因到了这一点。于是就注销了账号、从手机上删掉了 blued。

第一次面基就这样结束,这场闲聊也快结束了。没有告诉学弟,两个人的关系就被消了除。许文昆用筷子夹起一口菜,两个月前在 blued 上认识的朋友坐在对面,一脸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