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语境中理解人 | 生活思考

文章整理自《复杂个体》的项目介绍

这是一个正在进行的男同性恋访谈项目,旨在记录并呈现「这个喜欢同性的人是怎样的一个人」。

| 访谈是怎么做的

访谈以面对面的形式进行,持续大约两个小时。访谈结束后,笔者将访谈录音完整转录成访谈稿。随后进行编辑,编辑动作仅包括对部分语句进行删减,从而使得语句通顺且逻辑清楚、又完整保留受访者的用词。尽力传达出受访者原本的声音和语气。

访谈稿中,「B」指的是访谈人、「P」指的是受访者,一篇访谈是一位受访者。

| 为什么做这个访谈

男同性恋是什么?除了学术性的定义,很多人的印象里似乎只有对群体的概括印象。这是不够的。

个人的声音被忽视了,而我们需要听到未经传媒加工的个人声音。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个体所发出的声音:他是谁,他经历了什么,他怎么想问题,他怎么看自己、他怎么看这个社会。

这是了解「男同性恋」必不可少的,不是将其作为群体来理解,而是将其作为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人来理解。「把个人塞进群体里」是研究者常用的方法,这对理论研究具有意义1;但个人若用群体标签的方法认识其他人,不仅会产生刻板印象、也会产生偏差,这一情况在认识与自己不同的人时发生得尤其严重。

以群体标签概括个人常常是传媒——特别是社交媒体时代传播的信息——的作用方式,人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无法理解彼此。这一情况在与自己不同的人之间发生得尤其严重,男同性恋也包括其中。如此一来,本已存在的偏见继续扩大并产生影响,这无论对于持偏见的人还是偏见的承受者都有着相应的危害。对于持偏见的人,他们在偏见之中看到的世界一定程度上产生了失真,因而将一定部分错过真实的感染力(也即停留在自己的舒适圈内);对于偏见的承受者,他们被迫承受着本不应有的阻碍和伤害,阻碍是痛苦的、伤害是痛苦的,他们是活生生的个体。(这也是为什么,《复杂个体》不仅为性少数群体而创作,更为非性少数群体创作。)

因此,《复杂个体》选择用访谈的方式,聆听并呈现一个又一个鲜活个体的声音。既是多份理解「男同性恋个体」的素材,也同样是理解「当前时代和社会的个人如何存在」的素材。

| 为什么选择「访谈」这一形式

理解一个人,我们需要听他说了什么内容。与他说的话同样重要的,还有这句话的「语境」——上下文是什么、在什么样的背景下说出了这句话。在传媒报道和社交媒体上,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谁说了什么话,却很少看到这句话的语境,有关男同性恋的内容尤其如此。访谈可以提供语境。

为什么语境在理解人时是重要的?单单看到一个人讲「我不吃西兰花」这样一句话,听者大概会形成一番印象;如果听者同时看到背景「小时候,某次吃了西兰花后发生了呕吐」,此时大概会形成另一番印象。这便是语境在理解人上不可或缺的作用。语境提供了多重信息:持某一观点的人如何形成了这一观点,他的成长经历、性格特点、思考方式是什么样子,他的成长经历、性格特点和思考方式如何影响到了这一过程。

如何尽可能消除偏见、如何增进彼此的理解,将观点和想法背后的语境呈现出来是方法之一,这是《复杂个体》努力想达到的,这也是《复杂个体》选择长访谈的原因。透过访谈,我们可以从被访者的视角,去聆听、去理解他如何认识自我和这个世界。

| 个人色彩的个人项目

个人色彩充斥在《复杂个体》的方方面面。关注对象是活生生的个体,所有工作也由一个人独立完成。

制作人的个人色彩塑造了访谈里的所有问题。Brook Jia 是一位内容创作者,目前在写作个人博客 brookjia.com、运营文化播客《重新开始》、为其他媒体撰写文章。他是一位男同性恋,幼年生活在小城市,因「娘」而被歧视;高中时,对同性好友的爱意使他最终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取向;大学期间,逐渐接触了很多同性恋内容,进行了自我认同。

《复杂个体》相信并推崇用个人视角看事情,既包括受访者的个人视角、也包括制作人的个人视角。这当然并非唯一有价值的方式,但却是不可或缺又常常忽视的方式,因此《复杂个体》用心又努力地将「这种方式」和「探索所得」呈现给诸位读者。

  1. 在心理学中,以群体研究得出的结论通常不能直接应用于个人身上,研究归纳出的群体规律无法预测个人的表现。

个人与集体 | 生活思考

早上醒来,我拿起 Kindle 继续读《浪潮》。书中情节的缘由是「纳粹期间,为什么德国大多数人任由纳粹恶行发生」,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对此感到疑问的高中生身上发生了「复演」。

我不是高中生了,所以读起来并没有多少快感和恍然大悟。如果是高中的时候读到这本书,我大概会非常喜欢。关键当然不在于是否是高中生,而是是否感知并体认到了这个问题所涉及到的诸多内容。还未感知并体认时,《浪潮》将是一段很好的思考素材——集体与个人的关系。

只有在你做一个毫不质疑的成员时,「浪潮」才是美好的。可是如果你有质疑的话……

摘自《浪潮》

我想到了上个世纪 50 年代,莫言在《丰乳肥臀》中描绘的那个魔幻现实主义世界——不情愿加入公社的村民,被全村孤立。我在高二时读到这本书,适逢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适逢自己正挣扎于「集体与自我」。高中班主任总是说,「时刻铭记荣誉感」。我记得我被迫参加了学校的运动会,每个班需要有指定人数的人参加运动会、而班里的男生人数不够。我根本连「不想参加」这几个字都无法说出口。我也记起了大学时候,辅导员连同班委要求我们缴费以组织谢师活动——没有经过同学们的商议——一位同学通过校长信箱将这件事反馈给了学校管理层。事后,学院里很多同学指责这位同学,学院领导也语重心长地对这位同学说,「你给学院抹了黑」。

这真的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奇葩」一词是对多元价值观的否定 | 生活思考

科学通过以下方式得以进步:提出理论解释世界中的特定现象,根据这些理论作出预测,实证地检验这些假设,基于检验的结果对理论进行修正(通常次序为:理论 – 预测 – 检验 – 休整)。

《这才是心理学》

类比到日常生活中,个体所持有的信念类似于这段话中的「理论」,个体对其他个体和事物的预期类似于这段话中的「预测」,个体对于行为和事物发展的情绪反应类似于「检验」的结果,而通过结果和假设的一致性程度对理论进行反思和调整,则为「休整」。

此外,在自己的预期和实际结果的一致性程度较低时,部分人则将其定为「奇葩」。从「理论 – 预测 – 检验 – 休整」这一过程来看,「奇葩」这一定论意味着该个体将预期和结果的差异归因为对方的不合理和不应该,而未思考其理论(此处指个体的价值观)的局限性。这一行为在操作上否定了多元价值观。

在科学研究中,根据理论作出假设,在研究中对假设进行检验,如果测量到的数据结果不支持研究假设,那么需要调整的是数据还是理论?更通俗地说,根据理论作出的假设和观察到的事实相冲突时,是理论需要被调整还是观察到的事实需要被调整?

因此,当信念和(行为结果的)事实出现冲突,则称对方为「奇葩」,这一行为和科学相违背。更本质地看,这一行为隐含了两个判定:①自己已有的信念是对(应该上的)事实的准确反映;②和已有信念不一致的(行为结果的)事实不是(应该上的)事实。这两条判定中,第一条判定与科学秉承的批判性精神相违背,第二条判定与科学秉承的方法论相违背。

当我们的信念与观察到的事实相冲突时,我们最好是调整信念而不是否认事实和坚持错误的想法。

《这才是心理学》

那么,在面对不一致时、在面对异见时、在面对少数群体时,出于接近事物本来面目和尊重事物本身的考虑,请保持开放的心态、理性地进行探索和分析。这不仅充满了发现的乐趣,更有益于形成兼容并包且理性的社会氛围从而助力于每一个人的自我实现。

空虚和寻求帮助 | 生活思考

节选自2017 年 2 月 4 日写给朋友的邮件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的空虚某种程度上会不会和我们对于 IM app 的依赖有关呢?同样是寻求联系,邮件的方式好像更加不那么急躁呢。以及如果集中精力在阅读上,空虚感会减少很多呢。我想是陷入了罗生门:我十分地空虚,于是想要仔细阅读,然而自己怎么都集中不了精力,无时不刻不在刷新微信和同志社交应用。所以关键问题大概在于无法集中注意力。

之前一段时间,我刻意减少了对微信的使用。那段时间,注意力的集中好了很多呢。

我现在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然而注意力十分分散无法集中。这大概也是春节后遗症,那几天每天每时都抱着微信,此外十分不知做什么。


坦白说,寻求帮助这个过程本身大概就是最大的帮助。

「无法集中注意力」的问题在于注意力的无法集中,当你将焦点聚集在 reset 这个动作上时,便意味着你的注意力已经集中,问题便已经解决。问题到这里其实已经结束,或者说应该已经结束,但事实上却并未结束。或许是你的问题并不仅仅是「无法集中注意力」。或许是 reset 这个动作不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可持续的集中注意力的方法。

说到这里,我不禁想到每当自己烦躁时,整理房间和写日记都可以很有效地帮助自己缓解烦躁。这对我十分有效,这些动作可以帮助我察觉自己的内心需求和自己的现状。写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或许你的问题表象是「无法集中注意力」,更深层则可能是你没有看到你自己(你没有和你自己相处)。

事情的解决总需要一个突破点,知道解决方法,却还是需要那么一个突破点,「坐下来开始打字,或开始整理乱摆在地上的鞋子」。